金 瓶 梅(笑笑生)
15

  第十五回    佳人笑賞玩燈樓  狎客幫嫖麗春院


  詩曰:

    樓上多嬌艷,當窗並三五。
    爭弄游春陌,相邀開繡戶。
    轉態結紅裾,含嬌入翠羽。
    留賓乍拂弦,托意時移住。

  話說光陰迅速,又早到正月十五日。西門慶先一日差玳安送了四盤羹菜、一壇
酒、一盤壽桃、一盤壽麵、一套織金重絹衣服,寫吳月娘名字,送與李瓶兒做生日
。李瓶兒才起來梳妝,叫了玳安兒到臥房裡,說道:「前日打攪你大娘,今日又教
你大娘費心送禮來。」玳安道:「娘多上覆,爹也上覆二娘,不多些微禮,送二娘
賞人。」李瓶兒一面吩咐迎春罷四盤茶食管待玳安。臨出門與二錢銀子、一方閃色
手帕:「到家多上覆你家列位娘,我這裡就使老馮拿帖兒來請。好歹明日都要光降
走走。」玳安磕頭出門,兩個抬盒子的與一百文錢。李瓶兒隨即使老馮拿著五個柬
帖兒,十五日請月娘和李嬌兒、孟玉樓、孫雪娥、潘金蓮,又捎了一個帖兒,暗暗
請西門慶那日晚夕赴席。

  月娘到次日,留下孫雪娥看家,同李嬌兒、孟玉樓、潘金蓮四頂轎子出門,都
穿著妝花錦繡衣服,來興、來安、玳安、畫童四個小廝跟隨著,竟到獅子街燈市李
瓶兒新買的房子裡來。這房子門面四間,到底三層:臨街是樓;儀門內兩邊廂房,
三間客坐,一間梢間;過道穿進去,第三層三間臥房,一間廚房。後邊落地緊靠著
喬皇親花園。李瓶兒知月娘眾人來看燈,臨街樓上設放圍屏桌席,懸掛許多花燈。
先迎接到客位內,見畢禮數,次讓入後邊明間內待茶,不必細說。到午間,客位內
設四張桌席,叫了兩個唱的──董嬌兒、韓金釧兒,彈唱飲酒。前邊樓上設著細巧
添換酒席,又請月娘眾人登樓看燈玩耍。樓簷前掛著湘簾,懸著燈綵。吳月娘穿著
大紅妝花通袖襖兒,嬌綠段裙,貂鼠皮襖。李嬌兒、孟玉樓、潘金蓮都是白綾襖兒
,藍段裙。李嬌兒是沉香色遍地金比甲,孟玉樓是綠遍地金比甲,潘金蓮是大紅遍
地金比甲,頭上珠翠堆盈,鳳釵半卸。俱搭伏定樓窗觀看。那燈市中人煙湊集,十
分熱鬧。當街搭數十座燈架,四下圍列諸般買賣,玩燈男女,花紅柳綠,車馬轟雷
。但見:

    山石穿雙龍戲水,雲霞映獨鶴朝天。金屏燈、玉樓燈見一片珠璣;荷
  花燈、芙蓉燈散千圍錦繡。繡球燈皎皎潔潔,雪花燈拂拂紛紛。秀才燈揖
  讓進止,存孔孟之遺風;媳婦燈容德溫柔,效孟姜之節操。和尚燈月明與
  柳翠相連,判官燈鍾馗共小妹並坐。師婆燈揮羽扇假降邪神,劉海燈背金
  蟾戲吞至寶。駱駝燈、青獅燈馱無價之奇珍;猿猴燈、白象燈進連城之秘
  寶。七手八腳螃蟹燈倒戲清波,巨大口髯魚燈平吞綠藻。銀蛾斗彩,雪
  柳爭輝。魚龍沙戲,七真五老獻丹書;吊掛流蘇,九夷八蠻來進寶。村裡
  社鼓,隊隊喧闐;百戲貨郎,樁樁斗巧。轉燈兒一來一往,吊燈兒或仰或
  垂。琉璃瓶映美女奇花,雲母障並瀛州閬苑。王孫爭看小欄下,蹴鞠齊雲
  ;仕女相攜高樓上,嬌嬈炫色。卦肆雲集,相〔巾莫〕星羅:講新春造化
  如何,定一世榮枯有准。又有那站高坡打談的,詞曲楊恭;到看這扇響鈸
  游腳僧,演說三藏。賣元宵的高堆果餡,粘梅花的齊插枯枝。剪春娥,鬢
  邊斜插鬧東風;禱涼釵,頭上飛金光耀日。圍屏畫石崇之錦帳,珠簾繪梅
  月之雙清。雖然覽不盡鰲山景,也應豐登快活年。

  月娘看了一回,見樓下人亂,就和李嬌兒各歸席上吃酒去了。惟有潘金蓮、孟
玉樓同兩個唱的,只顧搭伏著樓窗子望下觀看。那潘金蓮一徑把白綾襖袖子兒摟著
,顯他那遍地金掏袖兒,露出那十指春蔥來,帶著六個金馬鐙戒指兒,探著半截身
子,口中嗑瓜子兒,把嗑的瓜子皮兒都吐落在人身上,和玉樓兩個嘻笑不止。一回
指道:「大姐姐,你來看,那家房簷下掛的兩盞繡球燈,一來一往,滾上滾下,倒
好看。」一回又道:「二姐姐,你來看,這對門架子上,挑著一盞大魚燈,下面還
有許多小魚鱉蟹兒,跟著他倒好耍子。」一回又叫:「三姐姐,你看,這首裡這個
婆兒燈,那個老兒燈。」正看著,忽然一陣風來,把個婆兒燈下半截割了一個大窟
窿。婦人看見,笑個不了,引惹的那樓下看燈的人,挨肩擦背,仰望上瞧,通擠匝
不開,都壓〔足羅〕〔足羅〕兒。內中有幾個浮浪子弟,直指著談論。一個說道:
「一定是那公侯府裡出來的宅眷。」一個又猜:「是貴戚王孫家艷妾,來此看燈。
不然如何內家妝束?」又一個說道:「莫不是院中小娘兒?是那大人家叫來這裡看
燈彈唱。」又一個走過來說道:「只我認的,你們都猜不著。這兩個婦人,也不是
小可人家的,他是閻羅大王的妻,五道將軍的妾,是咱縣門前開生藥鋪、放官吏債
西門大官人的婦女。你惹他怎的?想必跟他大娘來這裡看燈。這個穿綠遍地金比甲
的,我不認的。那穿大紅遍地金比甲兒,上戴著個翠面花兒的,倒好似賣炊餅武大
郎的娘子。大郎因為在王婆茶坊內捉姦,被大官人踢死了。把他娶在家裡做妾。後
次他小叔武松告狀,誤打死了皂隸李外傳,被大官人墊發充軍去了。如今一二年不
見出來,落的這等標緻了。」正說著,吳月娘見樓下圍的人多了,叫了金蓮、玉樓
席坐下,聽著兩個粉頭彈唱燈詞,飲酒。

  坐了一回,月娘要起身,說道:「酒夠了,我和二娘先行一步,留下他姊妹兩
個再坐一回兒,以盡二娘之情。今日他爹不在家,家裡無人,光丟著些丫頭們,我
不放心。」這李瓶兒那裡肯放,說道:「好大娘,奴沒盡心也是的。今日大節間,
燈兒也沒點,飯兒也沒上,就要家去,就是西門爹不在家中,還有他姑娘們哩,怕
怎的?待月色上來,奴送四位娘去。」月娘道:「二娘,不是這等說。我又不大十
分用酒,留下他姊妹兩個,就同我一般。」李瓶兒道:「大娘不用,二娘也不吃一
鐘,也沒這個道理。想奴前日在大娘府上,那等鍾鍾不辭,眾位娘竟不肯饒我。今
日來到奴這湫窄之處,雖無甚物供獻,也盡奴一點勞心。」於是拿大銀鍾遞與李嬌
兒,說道:「二娘好歹吃一杯兒。大娘,奴不敢奉大杯,只奉小杯兒罷。」於是滿
斟遞與月娘。兩個唱的,月娘每人與他二錢銀子。待的李嬌兒吃過酒,月娘就起身
,又囑咐玉樓、金蓮道:「我兩個先去,就使小廝拿燈籠來接你們,也就來罷。家
裡沒人。」玉樓應諾。李瓶兒送月娘、李嬌兒到門首,上轎去了。歸到樓上,陪玉
樓、金蓮飲酒,看看天晚,樓上點起燈來,兩個唱的彈唱飲酒,不在話下。

  卻說西門慶那日同應伯爵、謝希大兩個,家中吃了飯,同往燈市裡遊玩。到了
獅子街東口,西門慶因為月娘眾人都在李瓶兒家吃酒,恐怕他兩個看見,就不往西
街去看大燈,只到賣紗燈的跟前就回了。不想轉過灣來,撞遇孫寡嘴、祝實念,唱
喏說道:「連日不會哥,心中渴想。」見了應伯爵、謝希大罵道:「你兩個天殺的
好人兒,你來和哥遊玩,就不說叫俺一聲兒!」西門慶道:「祝兄弟,你錯怪了他
兩個,剛才也是路上相遇。」祝實念道:「如今看了燈往那裡去?」西門慶道:「
同眾位兄弟到大酒樓上吃三杯兒,不是也請眾兄弟家去,今日房下們都往人家吃酒
去了。」祝實念道:「比是哥請俺每到酒樓上,何不往裡邊望望李桂姐去?只當大
節間拜拜年,去混他混。前日俺兩個在他家,他望著俺們好不哭哩!說他從臘裡不
好到如今,大官人通影邊兒不進去看他看。哥今日倒閒,俺們情願相伴哥進去走走
。」西門慶因記掛晚夕李瓶兒有約,故推辭道:「今日我還有小事,明日去罷。」
怎禁這夥人死拖活拽,於是同進院中去。正是:

    柳底花陰壓路塵,一回游賞一回新。
    不知買盡長安笑,活得蒼生幾戶貧?

  西門慶同眾人到了李家,桂卿正打扮著在門首站立,一面迎接入中堂相見了。
祝實念就高叫道:「快請三媽出來!還虧俺眾人,今日請的大官人來了。」少頃,
老虔婆扶拐而出,與西門慶見禮畢,說道:「老身又不曾怠慢了姐夫,如何一向不
進來看看姐兒?想必別處另敘了新表子來。」祝實念插口道:「你老人家會猜算,
俺大官人近日相了個絕色的表子,每日只在那裡走,不想你家桂姐兒。剛才不是俺
二人在燈市裡撞見,拉他來,他還不來哩!媽不信,問孫伯修就是了。」因指著應
伯爵、謝希大說道:「這兩個天殺的,和他都是一路神〔?氏〕。」老虔婆聽了,
哈哈笑道:「好應二哥,俺家沒惱著你,如何不在姐夫面前美言一句兒?雖故姐夫
裡邊頭絮兒多,常言道:好子弟不嫖一個粉頭,天下錢眼兒都一樣。不是老身誇口
說,我家桂姐也不醜,姐夫自有眼,今也不消人說。」孫寡嘴道:「我是老實說,
哥如今新敘的這個表子,不是裡面的,是外面的表子。」西門慶聽了,趕著孫寡嘴
只顧打,說道:「老媽,你休聽這天災人禍的老油嘴,老殺才!」孫寡嘴和眾人笑
成一塊。西門慶向袖中掏出三兩銀子來,遞與桂卿:「大節間,我請眾朋友。」桂
卿不肯接,遞與老媽。老媽說道:「怎麼的?姐夫就笑話我家,大節下拿不出酒菜
兒管待列位老爹?又教姐夫壞鈔,拿出銀子。顯的俺們院裡人家只是愛錢了。」應
伯爵走過來說道:「老媽,你依我收了,快安排酒來俺們吃。」那虔婆說道:「這
個理上卻使不得。」一壁推辭,一壁把銀子接來袖了,深深道了個萬福,說道:「
謝姐夫的佈施。」應伯爵道:「媽,你且住。我說個笑話兒你聽:一個子弟在院中
嫖小娘兒。那一日做耍,裝做貧子進去。老媽見他衣服襤褸,不理他。坐了半日,
茶也不拿出來。子弟說:『媽,我肚饑,有飯尋些來吃。』老媽道:『米囤也曬,
那討飯來?』子弟又道:『既沒飯,有水拿些來,我洗臉。』老媽道:『少挑水錢
,連日沒送水來。』這子弟向袖中取出十兩一錠銀子,放在桌上,教買米雇水去。
慌的老媽沒口子道:『姐夫吃了臉洗飯,洗了飯吃臉!』」把眾人都笑了。虔婆道
:「你還是這等快取笑,可可兒的來,自古有恁說沒這事。」應伯爵道:「你拿耳
朵來,我對你說:大官人新近請了花二哥表子──後巷的吳銀兒了,不要你家桂姐
哩!」虔婆笑道:「我不信,俺桂姐今日不是強口,比吳銀兒還比得過。我家與姐
夫是快刀兒割不斷的親戚。姐夫是何等人兒?他眼裡見得多,著緊處,金子也估出
個成色來!」說畢,入去收拾酒菜去了。

  少頃,李桂姐出來,家常挽著一窩絲杭州攢,金縷絲釵,翠梅花鈿兒,珠子箍
兒,金籠墜子,上穿白綾對襟襖兒,下著紅羅裙子,打扮的粉妝玉琢,望下道了萬
福,與桂卿一邊一個打橫坐下。須臾,泡出茶來,桂卿、桂姐每人遞了一盞,陪著
吃畢。保兒就來打抹春台,才待收拾擺放案酒,忽見簾子外探頭舒腦,有幾個穿襤
縷衣者──謂之架兒,進來跪下,手裡拿著三四升瓜子兒:「大節間,孝順大老爹
。」西門慶只認頭一個叫於春兒,問:「你們那幾個在這裡?」於春道:「還有段
綿紗、青聶鉞,在外邊伺候。」段綿紗進來,看見應伯爵在裡,說道:「應爹也在
這裡。」連忙磕了頭。西門慶吩咐收了他瓜子兒,打開銀包兒,捏一兩一塊銀子掠
在地下。於春兒接了,和眾人扒在地下磕了個頭,說道:「謝爹賞賜。」往外飛跑
。有《朝天子》單道架兒行藏:

    這家子打和,那家子撮合。他的本分少,虛頭大,一些兒不巧又騰挪
  ,繞院裡都踅過。席面上幫閒,把牙兒閒嗑。攘一回才散伙,賺錢又不多
  。歪廝纏怎麼?他在虎口裡求津唾。

  西門慶打發架兒出門,安排酒上來吃。桂姐滿泛金盃,雙垂紅袖,餚烹異品,
果獻時新,倚翠偎紅,花濃酒艷。酒過兩巡,桂卿、桂姐一個彈箏,一個琵琶,兩
個彈著唱了一套《霽景融和》。正唱在熱鬧處,見三個穿青衣黃板鞭者──謂之圓
社,手裡捧著一隻燒鵝,提著兩瓶老酒,大節間來孝順大官人,向前打了半跪。西
門慶平昔認的,一個喚白禿子,一個喚小張閒,一個是羅回子,因說道:「你們且
外邊候候,待俺們吃過酒,踢三跑。」於是向桌子上拾了四盤嗄飯、一大壺酒、一
碟點心,打發眾圓社吃了,整理氣〔毛求〕伺候。西門慶吃了一回酒,出來外面院
子裡,先踢了一跑。次教桂姐上來,與兩個圓社踢。一個楂頭,一個對障,勾踢拐
打之間,無不假喝彩奉承。就有些不到處,都快取過去了。反來向西門慶面前討賞
錢,說:「桂姐的行頭,就數一數二的,強如二條巷董官女兒數十倍。」當下桂姐
踢了兩跑下來,使的塵生眉畔,汗濕腮邊,氣喘吁吁,腰肢困乏。袖中取出春扇兒
搖涼,與西門慶攜手,看桂卿與謝希大、張小閒踢行頭。白禿子、羅回子在旁虛撮
腳兒等漏,往來拾毛。亦有《朝天子》一詞,單表這踢圓的始末:

    在家中也閒,到處刮涎,生理全不幹,氣〔毛求〕兒不離在身邊,每
  日街頭站。窮的又不趨,富貴他偏羨。從早晨只到晚,不得甚飽餐。轉不
  得大錢,他老婆常被人包占。

西門慶正看著眾人在院內打雙陸、踢氣〔毛求〕,飲酒,只見玳安騎馬來接,悄悄
附耳低言道:「大娘、二娘家去了。花二娘叫小的請爹早些過去哩!」這西門慶聽
了,暗暗叫玳安:「把馬吊在後門邊,等著我。」於是酒也不吃,拉桂姐到房中,
只坐了一回兒,就出來推淨手,於後門上馬,一溜煙走了。應伯爵使保兒去拉扯,
西門慶只說:「我家裡有事。」那裡肯轉來!教玳安兒拿了一兩五錢銀子打發三個
圓社。李家恐怕他又往後巷吳銀兒家去,使丫鬟直跟至院門首方回。應伯爵等眾人
,還吃到二更才散。正是:

    笑罵由他笑罵,歡娛我且歡娛。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