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 瓶 梅(笑笑生)


50

  第五十回    琴童潛聽燕鶯歡  玳安嬉游蝴蝶巷


  詞曰:

    欲掩香幃論繾綣,先斂雙蛾愁夜短。催促少年郎,先去睡,鴛衾圖暖
  。須臾整頓蝶蜂情,脫羅裳、恣情無限。留著帳前燈,時時看伊嬌面。

  話說那日李嬌兒上壽,觀音庵王姑子請了蓮花庵薛姑子來,又帶了他兩個徒弟
妙鳳、妙趣。月娘知道他是個有道行的姑子,連忙出來迎接。見他戴著清淨僧帽,
披著茶褐袈裟,剃的青旋旋頭兒,生得魁肥胖大,沼口豚腮。進來與月娘眾人合掌
問訊,慌的月娘眾人連忙行禮。見他鋪眉苫眼,拿班做勢,口裡咬文嚼字,一口一
聲只稱呼他「薛爺」。他便叫月娘是「在家菩薩」,或稱「官人娘子」。月娘甚是
敬重他。那日大妗子、楊姑娘都在這裡,月娘擺茶與他吃,菜蔬點心擺了一大桌子
,比尋常分外不同。兩個小姑子妙趣、妙鳳才十四五歲,生的甚是清俊,就在他旁
邊桌頭吃東西。吃了茶,都在上房內坐的。聽著他講道說話。只見書僮兒前邊收下
家活來,月娘便問道:「前邊那吃酒肉的和尚去了?」書僮道:「剛才起身,爹送
出他去了。」吳大妗子因問:「是那裡請來的僧人?」月娘道:「是他爹今日與蔡
御史送行,門外寺裡帶來的一個和尚,酒肉都吃的。他求甚麼藥方,與他銀子也不
要,錢也不受,誰知他幹的甚麼營生!」那薛姑子聽見,便說道:「茹葷、飲酒這
兩件事也難斷。倒是俺這比丘尼還有些戒行,他漢僧們那裡管!《大藏經》上不說
的,如你吃他一口,到轉世過來須還他一口。」吳大妗子聽了,道:「像俺們終日
吃肉,卻不知轉世有多少罪業!」薛姑子道:「似老菩薩,都是前生修來的福,享
榮華,受富貴。譬如五穀,你春天不種下,到那有秋之時,怎望收成?」這裡說話
不題。

  且說西門慶送了胡僧進來,只見玳安悄悄說道:「頭裡韓大嬸使了他兄弟來請
爹,說今日是他生日,請爹好歹過去坐坐。」西門慶得了胡僧藥,心裡正要去和婦
人試驗,不想來請,正中下懷,即吩咐玳安備馬,使琴童先送一罈酒去。於是逕走
到金蓮房裡取了淫器包兒,便衣小帽,帶著眼紗,玳安跟隨,逕往王六兒家來。下
馬到裡面,就吩咐:「留琴童兒伺候,玳安回了馬家去。等家裡問,就說我在獅子
街房子裡算帳哩。」玳安應諾,騎馬回家去了。王六兒出來與西門慶磕了頭,在旁
邊陪坐,說道:「無事,請爹過來散心坐坐。又多謝爹送酒來。」西門慶道:「我
忘了你生日。今日往門外送行去,才來家。」因向袖中取出一根簪兒,遞與他道:
「今日與你上壽。」婦人接過來觀看,卻是一對金壽字簪兒,說道:「到好樣兒。
」連忙道了萬福。西門慶又遞與他五錢銀子,吩咐:「你稱五分,交小廝有南燒酒
買一瓶來我吃。」王六兒笑道:「爹老人家別的酒吃厭了,想起來又要吃南燒酒了
。」連忙稱了五分銀子,使琴童兒拿瓶買去。一面替西門慶脫了衣裳,請入房裡坐
的。親自頓好茶與西門慶吃,又放小桌兒看牌耍子。看了一回,才收拾吃酒不題。

  單表玳安回馬到家,因跟和尚走的乏困了,一覺直睡到掌燈時便才醒了。揉揉
眼兒,見天晚了,走到後邊要燈籠接爹去,只顧立著。月娘因問他:「頭裡你爹打
發和尚去了,也不進來換衣裳,三不知就去了。端的在誰家吃酒?」玳安道:「爹
沒往人家去,在獅子街房裡算帳哩。」月娘道:「算帳?沒的算恁一日!」玳安道
:「算了帳,爹自家吃酒哩。」月娘道:「又沒人陪他,莫不平白的自家吃酒?眼
見的就是兩樣話。頭裡韓道國的小廝來尋你做甚麼?」玳安道:「他來問韓大叔幾
時來。」月娘罵道:「賊囚根子,你又不知弄甚麼鬼!」玳安不敢多言。月娘交小
玉拿了燈籠與他,吩咐:「你說家中你二娘等著上壽哩。」

  玳安應諾,走到前邊鋪子裡,只見書僮兒和傅夥計坐著,水櫃上放著一瓶酒、
幾個碗碟、一盤牛肚子,平安兒從外拿了兩瓶〔魚乍〕來,正飲酒。玳安看見,把
燈籠掠下,說道:「好呀!我趕著了。」因向書僮兒戲道:「好淫婦,我那裡沒尋
你,你原來躲在這裡吃酒兒。」書僮道:「你尋我做甚麼?想是要與我做半日孫子
兒!」玳安罵道:「秫秫小廝,你也回嘴!我尋你,要〔入日〕你的屁股。」於是
走向前按在椅子上就親嘴。那書僮用手推開,說道:「怪行貨子,我不好罵出來的
。把人牙花都磕破了,帽子都抓落了人的。」傅夥計見他帽子在地下,說道:「新
一盞燈帽兒。」交平安兒:「你替他拾起來,只怕〔足麗〕了。」被書僮拿過,往
炕上只一摔,把臉通紅了。玳安道:「好淫婦,我逗你逗兒,你就惱了?」不由分
說,掀起腿把他按在炕上,盡力往他口裡吐了一口唾沫,把酒推翻了,流在水櫃上
。傅夥計恐怕濕了帳簿,連忙取手巾來抹了,說道:「管情住回兩個頑惱了。」玳
安道:「好淫婦,你今日討了誰口裡話,這等扭手扭腳?」書僮把頭髮都揉亂了,
說道:「耍便耍,笑便笑,〔月贊〕剌剌的〔屍從〕水子吐了人恁一口!」玳安道
:「賊村秫秫,你今日才吃〔屍從〕?你從前已後把〔屍從〕不知吃了多少!」平
安篩了一甌子酒遞與玳安,說道:「你快吃了接爹去罷,有話回來和他說。」玳安
道:「等我接了爹回來,和他答話。我不把秫秫小廝不擺佈的見神見鬼的,他也不
怕。我使一些唾沫也不是人養的,我只一味干粘。」

  於是吃了酒,門班房內叫了個小伴當拿著燈籠,他便騎著馬,到了王六兒家。
叫開門,問琴童兒:「爹在那裡?」琴童道:「爹在屋裡睡哩。」於是關上門,兩
個走到後邊廚下。老馮便道:「安官兒,你韓大嬸只顧等你不見來,替你留下分兒
了。」就向廚櫃裡拿了一盤驢肉、一碟臘燒雞、兩碗壽麵、一素子酒。玳安吃了一
回,又讓琴童道:「你過來,這酒我吃不了,咱兩個噤了罷。」琴童道:「留與你
的,你自吃罷。」玳安道:「我剛才吃了甌子來了。」於是二人吃畢,玳安便叫道
:「馮奶奶,我有句話兒說,你休惱我。想著你老人家在六娘那裡,替俺六娘當家
,如今在韓大嬸這裡,又與韓大嬸當家。到家看我對六娘說也不說!」那老馮便向
他身上拍了一下,說道:「怪倒路死猴兒!休要是言不是語到家裡說出來,就交他
惱我一生,我也不敢見他去。」

  這裡玳安兒和老馮說話,不想琴童走到臥房窗子底下,悄悄聽覷。原來西門慶
用燒酒把胡僧藥吃了一粒下去,脫了衣裳,坐在床沿上。打開淫器包兒,先把銀托
束其根下,龜頭上使了硫黃圈子,又把胡僧與他的粉紅膏子藥兒,盛在個小銀盒兒
內,捏了有一厘半兒,安放在馬眼內。登時藥性發作,那話暴怒起來,露稜跳腦,
凹眼圓睜,橫筋皆見,色若紫肝,約有六七寸長,比尋常分外粗大。西門慶心中暗
喜:果然此藥有些意思。婦人脫得光赤條條,坐在他懷裡,一面用手籠攥。說道:
「怪道你要燒酒吃,原來幹這營生!」因問:「你是那裡討來的藥?」西門慶把胡
僧與他的藥告訴一遍。先令婦人仰臥床上,背靠雙枕,手拿那話往裡放。龜頭昂大
,濡研半晌,方才進入些須。婦人淫津流溢,少頃滑落,已而僅沒龜稜。西門慶酒
興發作,淺抽深送,覺翕翕然暢美不可言。婦人則淫心如醉,酥癱於枕上,口內呻
吟不止。口口聲聲只叫:「大〔毛幾〕〔毛八〕達達,淫婦今日可死也!」又道:
「我央及你,好歹留些功夫在後邊耍耍。」西門慶於是把老婆倒蹶在床上,那話頂
入戶中,扶其股而極力〔?扉〕〔石崩〕,〔?扉〕〔石崩〕的連聲響亮。老婆道
:「達達,你好生〔?扉〕打著淫婦,休要住了。再不,你自家拿過燈來照著頑耍
。」西門慶於是移燈近前,令婦人在下直舒雙足,他便騎在上面,兜其股蹲踞而提
之;老婆在下一手揉著花心,扳其股而就之,顫聲不已。西門慶因對老婆說:「等
你家的來,我打發他和來保、崔本揚州支鹽去。支出鹽來賣了,就交他往湖州織了
絲綢來,好不好?」老婆道:「好達達,隨你交他那裡,只顧去,留著王八在家裡
做甚麼?」因問:「鋪子卻交誰管?」西門慶道:「我交賁四且替他賣著。」王六
兒道:「也罷,且交賁四看著罷。」

  這裡二人行房,不想都被琴童兒窗外聽了。玳安從後邊來,見他聽覷,向身上
拍了一下,說道:「平白聽他怎的?趁他未起來,咱們去來。」琴童跟他到外邊。
玳安道:「這後面小胡同子裡,新來了兩個小丫頭子。我頭裡騎馬打這裡過,看見
在魯長腿屋裡。一個叫金兒,一個叫賽兒,都不上十七八歲。交小伴當在這裡看著
,咱們混一回子去。」一面吩咐小伴當:「你在此聽著門,俺們淨淨手去。等裡邊
尋,你往小胡同口兒上來叫俺們。」吩咐了,兩個月亮地裡走到小巷內。原來這條
巷喚做蝴蝶巷,裡邊有十數家,都是開坊子吃衣飯的。玳安已有酒了,叫門叫了半
日才開。原來王八正和虔婆魯長腿在燈下拿黃桿大等子稱銀子,見兩個凶神也似撞
進來,連忙把裡間屋裡燈一口悄滅。王八認的玳安是提刑所西門老爹家管家,便讓
坐。玳安道:「叫出他姐兒兩個,唱個曲兒俺們聽就去。」王八道:「管家,你來
的遲了一步兒,兩個剛才都有人了。」玳安不由分說,兩步就撞進裡面。只見燈也
不點,月影中,看見炕上有兩個戴白氈帽的酒太公──一個炕上睡下,那一個才脫
裹腳,便問道:「是甚麼人進屋裡來?」玳安道:「我〔入日〕你娘的眼!」颼的
只一拳去,打的那酒保叫聲:「阿〔口樂〕!」裹腳襪子也穿不上,往外飛跑。那
一個在炕上爬起來,一步一跌也走了。玳安叫掌起燈來,罵道:「賊野蠻流民,他
倒問我是那裡人!剛才把毛搞淨了他的才好,平白放他去了。好不好拿到衙門裡去
,交他且試試新夾棍著!」魯長腿向前掌上燈,拜了又拜,說:「二位管家哥哥息
怒,他外京人不知道,休要和他一般見識。」因令:「金兒、賽兒出來,唱與二位
叔叔聽。」只見兩個都是一窩絲盤髻,穿著洗白衫兒,紅綠羅裙兒,向前道:「今
日不知叔叔來,夜晚了,沒曾做得準備。」一面放了四碟乾菜,其餘幾碟都是鴨蛋
、蝦米、熟〔魚乍〕、鹹魚、豬頭肉、干板腸兒之類。玳安便摟著賽兒,琴童便擁
著金兒。玳安看見賽兒帶著銀紅紗香袋兒,就拿袖中汗巾兒,兩個換了。少頃篩酒
上來,賽兒拿鍾兒斟酒,遞與玳安。先是金兒取過琵琶來,奉酒與琴童,唱個《山
坡羊》道:

    煙花寨,委實的難過。白不得清涼到坐。逐日家迎賓待客,一家兒吃
  穿全靠著奴身一個。到晚來印子房錢逼的是我。老虔婆他不管我死活。在
  門前站到那更深兒夜晚,到晚來有那個問聲我那飽餓?煙花寨再住上五載
  三年來,奴活命的少來死命的多。不由人眼淚如梭。有鐵樹上開花,那是
  我收圓結果。」

  金兒唱畢,賽兒又斟一杯酒遞與玳安兒,接過琵琶來才待要唱,忽見小伴當來
叫,二人連忙起身。玳安向賽兒說:「俺們改日再來望你。」說畢出門,來到王六
兒家。西門慶才起來,老婆陪著吃酒哩。兩個進入廚房內,問老馮:「爹尋我每來
?」老馮道:「你爹沒尋,只問馬來了,我回說來了。再沒言語。」兩個坐在廚下
問老馮要茶吃,每人喝了一甌子茶,交小伴當點上燈籠牽出馬去。西門慶臨起身,
老婆道:「爹,好暖酒兒,你再吃上一鍾兒。你到家莫不又吃酒?」西門慶道:「
到家不吃了。」於是拿起酒來又吃了一鐘。老婆便道:「你這一去,幾時來走走?
」西門慶道:「等打發了他每起身,我才來哩。」說畢,丫頭點茶來漱了口。王六
兒送到門首,西門慶方上馬歸家。

  卻表金蓮同眾人在月娘房內,聽薛姑子徒弟──兩個小姑子唱佛曲兒。忽想起
頭裡月娘罵玳安:「說兩樣話,……不知弄的甚麼鬼!」因回房向床上摸那淫器包
兒,又沒了。叫春梅問,春梅說:「頭裡爹進屋裡來,向床背閣抽屜內翻了一回去
了。誰知道那包子放在那裡。」金蓮道:「他多咱進來,我怎就不知道?」春梅道
:「娘正往後邊瞧薛姑子去了。爹戴著小帽兒進屋裡來,我問著,他又不言語。」
金蓮道:「一定拿了這行貨,往院中那淫婦家去了。等他來家,我好生問他!」因
又往後邊去了。不想西門慶來家,見夜深,也沒往後邊去,琴童打著燈籠,送到花
園角門首,就往李瓶兒屋裡去了。琴童兒把燈一交送到後邊,小玉收了。月娘看見
,便問道:「你爹來了?」琴童道:「爹來了,往前邊六娘房裡去了。」月娘道:
「你看是有個槽道的?這裡人等著,就不進來了。」李瓶兒慌的走到前邊,對面門
慶說道:「他二娘在後邊等著你上壽,你怎的平白進我這屋裡來了?」西門慶笑道
:「我醉了,明日罷。」李瓶兒道:「就是你醉了,到後邊也接個鐘兒。你不去,
惹他二娘不惱麼!」一力攛掇西門慶進後邊來。李嬌兒遞了酒,月娘問道:「你今
日獨自一個,在那邊房子裡坐到這早晚?」西門慶道:「我和應二哥吃酒來。」月
娘道,「可又來。我說沒個人兒,自家怎麼吃!」說過就罷了。

  西門慶坐不移時,提起腳兒還踅到李瓶兒房裡來。原來是王六兒那裡,因吃了
胡僧藥,被藥性把住了,與老婆弄聳了一日,恰好沒曾丟身子。那話越發堅硬,形
如鐵杵。進房交迎春脫了衣裳,就要和李瓶兒睡。李瓶兒只說他不來,和官哥在床
上已睡下了。回過頭來見是他,便道:「你在後邊睡罷了,又來做甚麼?孩子才睡
的甜甜兒的。我這裡不奈煩,又身上來了,不方便。你往別人屋裡睡去不是,只來
這裡纏!」被西門慶摟過脖子來就親了個嘴,說道:「這奴才,你達心裡要和你睡
睡兒。」因把那話露出來與李瓶兒瞧,唬的李瓶兒要不的。說道:「耶〔口樂〕!
你怎麼弄的他這等大?」西門慶笑著告他說吃了胡僧藥一節:「你若不和我睡,我
就急死了。」李瓶兒道:「可怎麼樣的?身上才來了兩日,還沒去,亦發等去了,
我和你睡罷。你今日且往他五娘屋裡歇一夜兒,也是一般。」西門慶道:「我今日
不知怎的,一心只要和你睡。我如今拉個雞兒央及你央及兒,再不你交丫頭掇些水
來洗洗,和我睡睡也罷。」李瓶兒道:「我到好笑起來──你今日那裡吃的恁醉醉
兒的,來家歪斯纏我?就是洗了也不乾淨。一個老婆的月經沾污在男子漢身上〔月
替〕剌剌的,也晦氣。我到明日死了,你也只尋我?」於是吃逼勒不過,交迎春掇
了水,下來澡牝乾淨,方上床與西門慶交會。可霎作怪,李瓶兒慢慢拍哄的官哥兒
睡下,只剛爬過這頭來,那孩子就醒了。一連醒了三次。李瓶兒交迎春拿博浪鼓兒
哄著他,抱與奶子那邊屋裡去了,這裡二人方才自在頑耍。西門慶坐在帳子裡,李
瓶兒便馬爬在他身上,西門慶倒插那話入牝中。已而燈下窺見他雪白的屁股兒,用
手抱著,且細觀其出入。那話已被吞進小截,興不可遏。李瓶兒怕帶出血來,不住
取巾帕抹之。西門慶抽拽了一個時辰,兩手抱定他屁股,只顧揉搓,那話盡入至根
,不容毛髮,臍下毳毛皆刺其股,覺翕翕然暢美不可言。瓶兒道:「達達,慢著些
,頂的奴裡邊好不疼!」西門慶道:「你既害疼,我丟了罷。」於是向桌上取過冷
茶來呷了一口,登時精來,一洩如注。正是:四體無非暢美,一團都是陽春。西門
慶方知胡僧有如此之妙藥。睡下時已三更天氣。

  且說潘金蓮見西門慶在李瓶兒屋裡歇了,只道他偷去淫器包兒和他頑耍,更不
體察外邊勾當。是夜暗咬銀牙,關門睡了。月娘和薛姑子、王姑子在上房宿睡。王
姑子把整治的頭男衣胞並薛姑子的藥,悄悄遞與月娘。薛姑子叫月娘:「揀個壬子
日,用酒吃下,晚夕與官人同床一次,就是胎氣。不可交一人知道。」月娘連忙將
藥收了,拜謝了兩個姑子。又向王姑子道:「我正月裡好不等著,你就不來了。」
王姑子道:「你老人家倒說的好,這件物兒好不難尋!虧了薛師父。──也是個人
家媳婦兒養頭次娃兒,可可薛爺在那裡,悄悄與了個熟老娘三錢銀子,才得了。替
你老人家熬礬水打磨乾淨,兩盒鴛鴦新瓦,泡煉如法,用重羅篩過,攪在符藥一處
才拿來了。」月娘道:「只是多累薛爺和王師父。」於是每人拿出二兩銀子來相謝
。說道:「明日若坐了胎氣,還與薛爺一匹黃褐緞子做袈裟穿。」那薛姑子合掌道
了問訊:「多承菩薩好心!」常言:十日賣一擔針賣不得,一日賣三擔甲倒賣了。
正是:

    若教此輩成佛道,天下僧尼似水流。

.

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