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 瓶 梅(笑笑生)


68

  第六十八回  應伯爵戲銜玉臂 玳安兒密訪蜂媒


  詞曰:

    鍾情太甚,到老也無休歇。月露煙雲都是態,況與玉人明說。軟語叮
  嚀,柔情婉戀,熔盡肝腸鐵。岐亭把盞,水流花謝時節。

  話說西門慶與李瓶兒燒紙畢,歸潘金蓮房中歇了一夜。到次日,先是應伯爵家
送喜面來。落後黃四領他小舅子孫文相,宰了一口豬、一罈酒、兩隻燒鵝、四隻燒
雞、兩盒果子來與西門慶磕頭。西門慶再三不受,黃四打旋磨兒跪著說:「蒙老爹
活命之恩,舉家感激不淺。無甚孝順,些微薄禮,與老爹賞人,如何不受!」推阻
了半日,西門慶止受豬酒:「留下送你錢老爹罷。」黃四道:「既是如此,難為小
人一點窮心,無處所盡。」只得把羹果抬回去。又請問:「老爹幾時閒暇?小人問
了應二叔,裡邊請老爹坐坐。」西門慶道:「你休聽他哄你哩!又費煩你,不如不
央我了。」那黃四和他小舅子千恩萬謝出門去了。

  到十一月初一日,西門慶往衙門中回來,又往李知縣衙內吃酒去,月娘獨自一
人,素妝打扮,坐轎子往喬大戶家與長姐做生日,都不在家。到後晌,有庵裡薛姑
子,聽見月娘許下他初五日唸經拜《血盆懺》,於是悄悄瞞著王姑子,買了兩盒禮
物來見月娘。月娘不在家,李嬌兒、孟玉樓留他喫茶,說:「大姐姐往喬親家做生
日去了。你須等他來,他還和你說話哩。」那薛姑子就坐住了。潘金蓮思想著玉簫
告他說,月娘吃了他的符水藥才坐了胎氣,又見西門慶把奶子要了,恐怕一時奶子
養出孩子來,攙奪了他寵愛。於是把薛姑子讓到前邊他房裡,悄悄央薛姑子,與他
一兩銀子,替他配坐胎氣符藥,不在話下。

  到晚夕,等的月娘回家,留他住了一夜。次日,問西門慶討了五兩銀子經錢寫
法與他。這薛姑子就瞞著王姑子、大師父,到初五日早請了八眾女僧,在花園卷棚
內建立道場,諷誦《華嚴》、《金剛》經咒,禮拜《血盆》寶懺。晚夕設放焰口施
食。那日請了吳大妗子、花大嫂並官客吳大舅、應伯爵、溫秀才吃齋。尼僧也不動
響器,只敲木魚,擊手馨,唸經而已。

  那日伯爵領了黃四家人,具帖初七日在院中鄭愛月兒家置酒請西門慶。西門慶
看了帖兒,笑道:「我初七日不得閒,張西村家吃生日酒。倒是明日空閒。」問還
有誰,伯爵道:「再沒人。只請了我與李三相陪哥,又叫了四個女兒唱《西廂記》
。」西門慶吩咐與黃四家人齋吃了,打發回去,改了初六。伯爵便問:「黃四那日
買了分甚麼禮來謝你?」西門慶如此這般:「我不受他的,再三磕頭禮拜,我只受
了豬酒。添了兩匹白鷴〔?寧〕絲、兩匹京緞、五十兩銀子,謝了龍野錢公了。」
伯爵道:「哥,你不接錢儘夠了,這個是他落得的。少說四匹尺頭值三十兩銀子,
那二十兩,那裡尋這分上去?便益了他,救了他父子二人性命!」當日坐至晚夕方
散。西門慶向伯爵說:「你明日還到這邊。」伯爵說:「我知道。」作別去了。八
眾尼僧直亂到一更多,方才道場圓滿,焚燒箱庫散了。

  至次日,西門慶早往衙門中去了。且說王姑子打聽得知,大清早晨走來,說薛
姑子攬了經去,要經錢。月娘怪他道:「你怎的昨日不來?他說你往王皇親家做生
日去了。」王姑子道:「這個就是薛家老淫婦的鬼。他對著我說咱家挪了日子,到
初六唸經。難道經錢他都拿的去了,一些兒不留下?」月娘道:「還等到這咱哩?
未曾唸經,經錢寫法就都找與他了。早是我還與你留下一匹襯錢布在此。」教小玉
連忙擺了些昨日剩下的齋食與他吃了,把與他一匹藍布。這王姑子口裡喃喃吶吶罵
道:「這老淫婦,他印造經,賺了六娘許多銀子。原說這個經兒,咱兩個使,你又
獨自掉攬的去了。」月娘道:「老薛說你接了六娘《血盆經》五兩銀子,你怎的不
替他念?」王姑子道:「他老人家五七時,我在家請了四位師父,念了半個月哩。
」月娘道:「你念了,怎的掛口兒不對我題?你就對我說,我還送些襯施兒與你。
」那王姑子便一聲兒不言語,訕訕的坐了一回,往薛姑子家嚷去了。正是:

    佛會僧尼是一家,法輪常轉度龍華。
    此物只好圖生育,枉使金刀剪落花。

  卻說西門慶從衙門中回來,吃了飯,應伯爵又早到了。盔的新緞帽,沉香色〔
?旋〕褶,粉底皂靴,向西門慶聲喏,說:「這天也有晌午,好去了。他那裡使人
邀了好幾遍了。」西門慶道:「咱今邀葵軒同走走去。」使王經:「往對過請你溫
師父來。」王經去不多時,回說:「溫師父不在家,望朋友去了。」伯爵便說:「
咱等不的他。秀才家有要沒緊望朋友,知多咱來?倒沒的誤了勾當。」西門慶吩咐
琴童:「備黃馬與應二爹騎。」伯爵道:「我不騎。你依我:省的搖鈴打鼓,我先
走一步兒,你坐轎子慢慢來就是了。」西門慶道:「你說的是,你先行罷。」那伯
爵舉手先走了。

  西門慶吩咐玳安、琴童、四個排軍,收拾下暖轎跟隨。才待出門,忽平安兒慌
慌張張從外拿著雙帖兒來報,說:「工部安老爹來拜。先差了個吏送帖兒,後邊轎
子便來也。」慌的西門慶吩咐家中廚下備飯,使來興兒買攢盤點心伺候。良久,安
郎中來到,西門慶冠冕出迎。安郎中穿著妝花雲鷺補子員領,起花萌金帶,進門拜
畢,分賓主坐定,左右拿茶上來。茶罷,敘其間闊之情。西門慶道:「老先生榮擢
,失賀,心甚缺然。前日蒙賜華扎厚儀,生正值喪事,匆匆未及奉候起居為歉。」
安郎中道:「學生有失弔問,罪罪!生到京也曾道達雲峰,未知可有禮到否?」西
門慶道:「正是,又承翟親家遠勞致賻。」安郎中道:「四泉一定今歲恭喜。」西
門慶道,「在下才微任小,豈敢非望。」又說:「老先生榮擢美差,足展雄才。治
河之功,天下所仰。」安郎中道:「蒙四泉過譽。一介寒儒,辱蔡老先生抬舉,謬
典水利,修理河道,當此民窮財盡之時。前者皇船載運花石,毀閘折壩,所過倒懸
,公私困弊之極。又兼賊盜梗阻,雖有神輸鬼役之才,亦無如之何矣。」西門慶道
:「老先生大才展佈,不日就緒,必大升擢矣。」因問:「老先生敕書上有期限否
?」安郎中道:「三年欽限。河工完畢,聖上還要差官來祭謝河神。」說話中間,
西門慶令放桌兒,安郎中道:「學生實說,還要往黃泰宇那裡拜拜去。」西門慶道
:「既如此,少坐片時,教從者吃些點心。」不一時,就是春盛案酒,一色十六碗
下飯,金鐘暖酒斟來,下人俱有攢盤點心酒肉。安郎中席間只吃了三鐘,就告辭起
身,說:「學生容日再來請教。」西門慶款留不住,送至大門首,上轎而去。回到
廳上,解去冠帶,換了巾幘,止穿紫絨獅補直身。使人問:「溫師父來了不曾?」
玳安回說:「溫師父尚未回哩。有鄭春和黃四叔家來定兒來邀,在這裡半日了。」

  西門慶即出門上轎,左右跟隨,逕往鄭愛月兒家來。比及進院門,架兒們都躲
過一邊,只該日俳長兩邊站立,不敢跪接。鄭春與來定兒先通報去了。應伯爵正和
李三打雙陸,聽見西門慶來,連忙收拾不及。鄭愛月兒、愛香兒戴著海獺臥兔兒,
一窩絲杭州攢,打扮的花仙也似,都出來門首迎接。西門慶下了轎,進入客位內。
西門慶吩咐不消吹打,止住鼓樂。先是李三、黃四見畢禮數,然後鄭家鴇子出來拜
見了。才是愛月兒姊妹兩個磕頭。正面安放兩張交椅,西門慶與應伯爵坐下,李智
、黃四與鄭家姊妹打橫。玳安在旁稟問:「轎子在這裡,回了家去?」西門慶令排
軍和轎子都回去,又吩咐琴童:「到家看你溫師父來了,拿黃馬接了來。」琴童應
喏去了。伯爵因問:「哥怎的這半日才來?」西門慶悉把安郎中來拜留飯之事說了
一遍。

  須臾,鄭春拿上茶來,愛香兒拿了一盞遞與伯爵。愛月兒便遞西門慶,那伯爵
連忙用手去接,說:「我錯接,只說你遞與我來。」愛月兒道:「我遞與你?──
沒修這樣福來!」伯爵道:「你看這小淫婦兒,原來只認的他家漢子,倒把客人不
著在意裡。」愛月兒笑道:「今日輪不著你做客人哩!」吃畢茶,須臾四個唱《西
廂》妓女都出來與西門慶磕頭,一一問了姓名。西門慶對黃四說:「等住回上來唱
,只打鼓兒,不吹打罷。」黃四道:「小人知道。」鴇子怕西門慶冷,又教鄭春放
下暖簾來,火盆內添上許多獸炭。只見幾個青衣圓社聽見西門慶在鄭家吃酒,走來
門首伺候,探頭舒腦,不敢進去。有認得玳安的,向玳安打恭,央及作成作成。玳
安悄俏進來替他稟問,被西門慶喝了一聲,唬的眾人一溜煙走了。不一時,收拾果
品案酒上來,正面放兩張桌席:西門慶獨自一席,伯爵與溫秀才一席──留下溫秀
才座位在左首。旁邊一席李三和黃四,右邊是他姊妹二人。端的餚堆異品,花插金
瓶。鄭奉、鄭春在旁彈唱。

  才遞酒安席坐下,只見溫秀才到了。頭戴過橋巾,身穿綠雲襖,進門作揖。伯
爵道:「老先生何來遲也?留席久矣。」溫秀才道:「學生有罪,不知老先生呼喚
,適往敝同窗處會書,來遲了一步。」慌的黃四一面安放鍾箸,與伯爵一處坐下。
不一時,湯飯上來,兩個小優兒彈唱一回下去。四個妓女才上來唱了一折「遊藝中
原」,只見玳安來說:「後邊銀姨那裡使了吳惠和蠟梅送茶來了。」原來吳銀兒就
在鄭家後邊住,止隔一條巷。聽見西門慶在這裡吃酒,故使送茶。西門慶喚入裡面
,吳惠、蠟梅磕了頭,說:「銀姐使我送茶來爹吃。」揭開盒兒,斟茶上去,每人
一盞瓜仁香茶。西門慶道:「銀姐在家做甚麼哩?」蠟梅道:「姐兒今日在家沒出
門。」西門慶吃了茶,賞了他兩個三錢銀子,即令玳安同吳惠:「你快請銀姨去。
」鄭愛月兒急俐,便就教鄭春:「你也跟了去,好歹纏了銀姨來。他若不來,你就
說我到明日就不和他做夥計了。」應伯爵道:「我倒好笑,你兩個原來是販〔毛必
〕的夥計。」溫秀才道:「南老好不近人情。自古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本乎天者
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同他做夥計亦是理之當然。」愛月兒道:「應花子,你與鄭
春他們都是夥計,當差供唱都在一處。」伯爵道:「傻孩子,我是老王八!那咱和
你媽相交,你還在肚子裡!」說笑中間,妓女又上來唱了一套「半萬賊兵」。西門
慶叫上唱鶯鶯的韓家女兒近前,問:「你是韓家誰的女兒?」愛香兒說:「爹,你
不認的?他是韓金釧侄女兒,小名消愁兒,今年才十三歲。」西門慶道:「這孩子
到明日成個好婦人兒。舉止伶俐,又唱的好。」因令他上席遞酒。黃四下湯下飯,
極盡慇勤。

  不一時,吳銀兒來到。頭上戴著白縐紗〔髟狄〕髻、珠子箍兒、翠雲鈿兒,周
圍撇一溜小簪兒。上穿白綾對衿襖兒,妝花眉子,下著紗綠潞綢裙,羊皮金滾邊。
腳上墨青素緞鞋兒。笑嘻嘻進門,向西門慶磕了頭,後與溫秀才等各位都道了萬福
。伯爵道:「我倒好笑,來到就教我惹氣。俺每是後娘養的?只認的你爹,與他磕
頭,望著俺每隻一拜。原來你這麗春院小娘兒這等欺客!我若有五棍兒衙門,定不
饒你。」愛月兒叫:「應花子,好沒羞的孩兒。你行頭不怎麼,光一味好撇。」一
面安座兒,讓銀姐就在西門慶桌邊坐下。西門慶見他戴著白〔髟狄〕髻,問:「你
戴的誰人孝?」吳銀兒道:「爹故意又問個兒,與娘戴孝一向了。」西門慶一聞與
李瓶兒戴孝,不覺滿心歡喜,與他側席而坐,兩個說話。

  須臾湯飯上來,愛月兒下來與他遞酒。吳銀兒下席說:「我還沒見鄭媽哩。」
一面走到鴇子房內見了禮,出來,鴇子叫:「月姐,讓銀姐坐。只怕冷,教丫頭燒
個火籠來,與銀姐烤手兒。」隨即添換熱菜上來,吳銀兒在旁只吃了半個點心,喝
了兩口湯。放下箸兒,和西門慶攀話道:「娘前日斷七唸經來?」西門慶道:「五
七多謝你每茶。」吳銀兒道:「那日俺每送了些粗茶,倒教爹把人情回了,又多謝
重禮,教媽惶恐的要不的。昨日娘斷七,我會下月姐和桂姐,也要送茶來,又不知
宅內唸經不念。」西門慶道:「斷七那日,胡亂請了幾位女僧,在家拜了拜懺。親
眷一個都沒請,恐怕費煩。」飲酒說話之間,吳銀兒又問:「家中大娘眾娘每都好
?」西門慶道:「都好。」吳銀兒道:「爹乍沒了娘,到房裡孤孤兒的,心中也想
麼?」西門慶道:「想是不消說。前日在書房中,白日夢見他,哭的我要不的。」
吳銀兒道:「熱突突沒了,可知想哩!」伯爵道:「你每說的知情話,把俺每隻顧
旱著,不說來遞鍾酒,也唱個兒與俺聽。俺每起身去罷!」慌的李三、黃四連忙攛
掇他姐兒兩個上來遞酒。安下樂器,吳銀兒也上來。三個粉頭一般兒坐在席上,〔
足麗〕著火盆,合著聲兒唱了套《中呂·粉蝶兒》「三弄梅花」,端的有裂石流雲
之響。

  唱畢,西門慶向伯爵說:「你索落他姐兒三個唱,你也下來酬他一杯兒。」伯
爵道:「不打緊,死不了人。等我打發他:仰靠著,直舒著,側臥著,金雞獨立,
隨我受用;又一件,野馬踩場,野狐抽絲,猿猴獻果,黃狗溺尿,仙人指路,──
哥,隨他揀著要。」愛香道:「我不好罵出來的,汗邪了你這賊花子,胡說亂道的
。」應伯爵用酒碟安三個鍾兒,說:「我兒,你每在我手裡吃兩鐘。不吃,望身上
只一潑。」愛香道:「我今日忌酒。」愛月兒道:「你跪著月姨,教我打個嘴巴兒
,我才吃。」伯爵道:「銀姐,你怎的說?」吳銀兒道:「二爹,我今日心裡不自
在,吃半盞兒罷。」愛月兒道:「花子,你不跪,我一百年也不吃。」黃四道:「
二叔,你不跪,顯的不是趣人。也罷,跪著不打罷。」愛月兒道:「跪了也不打多
,只教我打兩個嘴巴兒罷。」伯爵道:「溫老先兒,你看著,怪小淫婦兒只顧趕盡
殺絕。」於是奈何不過,真個直撅兒跪在地下。那愛月兒輕揎彩袖,款露春纖,罵
道:「賊花子,再可敢無禮傷犯月姨了?──高聲兒答應。你不答應,我也不吃。
」伯爵無法可處,只得應聲道:「再不敢傷犯月姨了。」這愛月兒方連打了兩個嘴
巴,方才吃那鍾酒。伯爵起來道:「好個沒仁義的小淫婦兒,你也剩一口兒我吃。
把一鍾酒都吃的淨淨兒的。」愛月兒道:「你跪下,等我賞你一鍾吃。」於是滿滿
斟上一杯,笑望伯爵口裡只一灌。伯爵道,「怪小淫婦兒,使促狹灌撒了我一身。
我老實說,只這件衣服,新穿了才頭一日兒,就污濁了我的。我問你家漢子要。」
笑了一回,各歸席上坐定。

  看看天晚,掌燭上來。西門慶吩咐取個骰盆來。先讓溫秀才,秀才道:「豈有
此理!還從老先生來。」於是西門慶與銀兒用十二個骰兒搶紅,下邊四個妓女拿著
樂器彈唱。飲過一巡,吳銀兒卻轉過來與溫秀才、伯爵搶紅,愛香兒卻來西門慶席
上遞酒猜枚。須臾過去,愛月兒近前與西門慶搶紅,吳銀兒卻往下席遞李三、黃四
酒。原來愛月幾旋往房中新妝打扮出來,上著煙裡火回紋錦對衿襖兒、鵝黃杭絹點
翠縷金裙、妝花膝褲、大紅鳳嘴鞋兒,燈下海獺臥兔兒,越顯的粉濃濃雪白的臉兒
。真是:

    芳姿麗質更妖燒,秋水精神瑞雪標。
    白玉生香花解語,千金良夜實難消。

西門慶見了,如何不愛。吃了幾鍾酒,半酣上來,因想著李瓶兒夢中之言:少貪在
外夜飲。一面起身後邊淨手。慌的鴇子連忙叫丫鬟點燈,引到後邊。解手出來,愛
月隨即跟來伺候。盆中淨手畢,拉著他手兒同到房中。

  房中又早月窗半啟,銀燭高燒,氣暖如春,蘭麝馥郁,於是脫了上蓋,止穿白
綾道袍,兩個在床上腿壓腿兒做一處。先是愛月兒問:「爹今日不家去罷了。」西
門慶道:「我還去。今日一者銀兒在這裡,不好意思;二者我居著官,今年考察在
邇,恐惹是非,只是白日來和你坐坐罷了。」又說:「前日多謝你泡螺兒。你送了
去,倒惹的我心酸了半日。當初止有過世六娘他會揀。他死了,家中再有誰會揀他
!」愛月道:「揀他不難,只是要拿的著禁節兒便好。那瓜仁都是我口裡一個個兒
嗑的,說應花子倒撾了好些吃了。」西門慶道:「你問那訕臉花子,兩把撾去喃了
好些。只剩下沒多,我吃了。」愛月兒道:「倒便益了賊花子,恰好只孝順了他。
」又說:「多謝爹的衣梅。媽看見吃了一個兒,歡喜的要不的。他要便痰火發了,
晚夕咳嗽半夜,把人聒死了。常時口乾,得恁一個在口裡噙著他,倒生好些津液。
我和俺姐姐吃了沒多幾個兒,連罐兒他老人家都收在房內早晚吃,誰敢動他!」西
門慶道:「不打緊,我明日使小廝再送一罐來你吃。」愛月又問:「爹連日會桂姐
沒有?」西門慶道:「自從孝堂內到如今,誰見他來?」愛月兒道:「六娘五七,
他也送茶去來?」西門慶道:「他家使李銘送去來。」愛月道:「我有句話兒,只
放在爹心裡。」西門慶問:「甚麼話?」那愛月又想了想說:「我不說罷。若說了
,顯的姐妹每恰似我背地說他一般,不好意思的。」西門慶一面摟著他脖子說道:
「怪小油嘴兒,甚麼話?說與我,不顯出你來就是了。」

  兩個正說得入港,猛然應伯爵入來大叫一聲:「你兩個好人兒,撇了俺每走在
這裡說梯己話兒!」愛月兒道:「噦,好個不得人意怪訕臉花子!猛可走來,唬了
人恁一跳!」西門慶罵:「怪狗才,前邊去罷。丟的葵軒和銀姐在那裡,都往後頭
來了。」這伯爵一屁股坐在床上,說:「你拿胳膊來,我且咬口兒,我才去。你兩
個在這裡盡著〔入日〕搗!」於是不由分說,向愛月兒袖口邊勒出那賽鵝脂雪白的
手腕兒來,誇道:「我兒,你這兩隻手兒,天生下就是發〔毛幾〕〔毛八〕的行貨
子。」愛月兒道:「怪攮刀子的,我不好罵出來!」被伯爵拉過來,咬了一口走了
。咬得老婆怪叫,罵:「怪花子,平白進來鬼混人死了!」便叫桃花兒:「你看他
出去了,把弄道子門關上。」愛月便把李桂姐如今又和王三官兒好一節說與西門慶
:「怎的有孫寡嘴、祝麻子、小張閒,架兒於寬、聶鉞兒,踢行頭白回子、向三,
日逐標著在他家行走。如今丟開齊香兒,又和秦家玉芝兒打熱,兩下裡使錢。使沒
了,將皮襖當了三十兩銀子,拿著他娘子兒一副金鐲子放在李桂姐家,算了一個月
歇錢。」西門慶聽了,口中罵道:「這小淫婦兒,我恁吩咐休和這小廝纏,他不聽
,還對著我賭身發咒,恰好只哄著我。」愛月兒道:「爹也沒要惱。我說與爹個門
路兒,管情教王三官打了嘴,替爹出氣。」西門慶把他摟在懷裡說道:「我的兒,
有甚門路兒,說與我知道。」愛月兒道:「我說與爹,休教一人知道。就是應花子
也休對他題,只怕走了風。」西門慶道:「你告我說,我傻了,肯教人知道!」鄭
愛月道:「王三官娘林太太,今年不上四十歲,生的好不喬樣!描眉畫眼,打扮的
狐狸也似。他兒子鎮日在院裡,他專在家,只尋外遇。假托在姑姑庵裡打齋,但去
,就在說媒的文嫂兒家落腳。文嫂兒單管與他做牽頭,只說好風月。我說與爹,到
明日遇他遇兒也不難。又一個巧宗兒:王三官娘子兒今才十九歲,是東京六黃太尉
侄女兒,上畫般標緻,雙陸、棋子都會。三官常不在家,他如同守寡一般,好不氣
生氣死。為他也上了兩三遭吊,救下來了。爹難得先刮剌上了他娘,不愁媳婦兒不
是你的。」當下,被他一席話兒說的西門慶心邪意亂,摟著粉頭說:「我的親親,
你怎的曉的就裡?」愛月兒就不說常在他家唱,只說:「我一個熟人兒,如此這般
和他娘在某處會過一面,也是文嫂兒說合。」西門慶問:「那人是誰?莫不是大街
坊張大戶侄兒張二官兒?」愛月兒道:「那張懋德兒,好〔入日〕的貨,麻著個臉
蛋子,密縫兩個眼,可不〔石可〕〔石岑〕殺我罷了!只好蔣家百家奴兒接他。」
西門慶道:「我猜不著,端的是誰?」愛月兒道:「教爹得知了罷:原是梳籠我的
一個南人。他一年來此做買賣兩遭,正經他在裡邊歇不的一兩夜,倒只在外邊常和
人家偷貓遞狗,幹此勾當。」西門慶聽了,見粉頭所事,合著他的板眼,亦發歡喜
,說:「我兒,你既貼戀我心,我每月送三十兩銀子與你媽盤纏,也不消接人了。
我遇閒就來。」愛月兒道:「爹,你若有我心時,甚麼三十兩二十兩,隨著掠幾兩
銀子與媽,我自恁懶待留人,只是伺候爹罷了。」西門慶道:「甚麼話!我決然送
三十兩銀子來。」說畢,兩個上床交歡。床上鋪的被褥約一尺高,愛月道:「爹脫
衣裳不脫?」西門慶道:「咱連衣耍耍罷,只怕他們前邊等咱。「一面扯過枕頭來
,粉頭解去下衣,仰臥枕畔,西門慶把他兩隻小小金蓮扛在肩上,解開藍綾褲子,
那話使上托子。但見花心輕折,柳腰款擺。正是:

    花嫩不禁柔,春風卒未休。
    花心猶未足,脈脈情無極。
    低低喚粉郎,春宵樂未央。

兩個交歡良久,至精欲洩之際,西門慶干的氣喘吁吁,粉頭嬌聲不絕,鬢雲拖枕,
滿口只教:「親達達,慢著些兒!」少頃,樂極情濃,一洩如注。雲收雨散,各整
衣理容,淨了手,同攜手來到席上。

  吳銀兒和愛香兒正與葵軒、伯爵擲色猜枚,觥籌交錯,耍在熱鬧處。眾人見西
門慶進入,俱立起身來讓坐。伯爵道:「你也下般的,把俺每丟在這裡,你才出來
,拿酒兒且扶扶頭著。」西門慶道:「俺每說句話兒,有甚閒勾當!」伯爵道:「
好話,你兩個原來說梯己話兒。」當下伯爵拿大鐘斟上暖酒,眾人陪西門慶吃。四
個妓女拿樂器彈唱。玳安在旁說道:「轎子來了。」西門慶呶了個嘴兒與他,那玳
安連忙吩咐排軍打起燈籠,外邊伺候。西門慶也不坐,陪眾人執杯立飲。吩咐四個
妓女:「你再唱個『一見嬌羞』我聽。」那韓消愁兒拿起琵琶來,款放嬌聲,拿腔
唱道:

    一見嬌羞,雨意雲情兩意投。我見他千嬌百媚,萬種妖嬈,一捻溫柔
  。通書先把話兒勾,傳情暗裡秋波溜。記在心頭。心頭,未審何時成就。

唱了一個,吳銀兒遞西門慶酒,鄭香兒便遞伯爵,愛月兒奉溫秀才,李智、黃四都
斟上。四妓女又唱了一個。吃畢,眾人又彼此交換遞了兩轉,妓女又唱了兩個。

  唱畢,都飲過,西門慶就起身。一面令玳安向書袋內取出大小十一包賞賜來:
四個妓女每人三錢,廚役賞了五錢,吳惠、鄭春、鄭奉每人三錢,攛掇打茶的每人
二錢,丫頭桃花兒也與了他三錢。俱磕頭謝了。黃四再三不肯放,道:「應二叔,
你老人家說聲,天還早哩。老爹大坐坐,也盡小人之情,如何就要起身?我的月姨
,你也留留兒。」愛月兒道:「我留他,他白不肯坐。」西門慶道:「你每不知,
我明日還有事。」一面向黃四作揖道:「生受打攪!」黃四道:「惶恐!沒的請老
爹來受餓,又不肯久坐,還是小人沒敬心。」說著,三個唱的都磕頭說道:「爹到
家多頂上大娘和眾娘們,俺每閒了,會了銀姐往宅內看看大娘去。」西門慶道:「
你每閒了去坐上一日來。」一面掌起燈籠,西門慶下台磯,鄭家鴇子迎著道萬福,
說道:「老爹大坐回兒,慌的就起身,嫌俺家東西不美口?還有一道米飯兒未曾上
哩!」西門慶道:「夠了。我明日還要起早,衙門中有勾當。應二哥他沒事,教他
大坐回兒罷。」那伯爵就要跟著起來,被黃四使力攔住,說道:「我的二爺,你若
去了,就沒趣死了。」伯爵道:「不是,你休攔我。你把溫老先生有本事留下,我
就算你好漢。」那溫秀才奪門就走,被黃家小廝來定兒攔腰抱住。西門慶到了大門
首,因問琴童兒:「溫師父有頭口在這裡沒有?」琴童道:「備了驢子在此,畫童
兒看著哩。」西門慶向溫秀才道:「既有頭口,也罷,老先兒你再陪應二哥坐坐,
我先去罷。」於是,都送出門來。那鄭月兒拉著西門慶手兒悄悄捏了一把,說道:
「我說的話,爹你在心些,法不傳六耳。」西門慶道:「知道了。」愛月又叫鄭春
:「你送老爹到家。」西門慶才上轎去了。吳銀兒就在門首作辭了眾人並鄭家姐兒
兩個,吳惠打著燈回家去了。鄭月兒便叫:「銀姐,見了那個流人兒,好歹休要說
。」吳銀兒道:「我知道。」眾人回至席上,重添獸炭,再泛流霞,歌舞吹彈,歡
娛樂飲,直耍了三更方散。黃四擺了這席酒,也與了他十兩銀子,不在話下。當日
西門慶坐轎子,兩個排軍打著燈,逕出院門,打發鄭春回家。

  一宿晚景題過。到次日,夏提刑差答應的來請西門慶早往衙門中審問賊情等事
,直問到晌午來家。吃了飯,早是沈姨夫差大官沈定,拿帖兒送了個後生來,在緞
子鋪煮飯做火頭,名喚劉包。西門慶留下了,正在書房中,拿帖兒與沈定回家去了
。只見玳安在旁邊站立,西門慶便問道:「溫師父昨日多咱來的?」玳安道:「小
的鋪子裡睡了好一回,只聽見畫童兒打對過門,那咱有三更時分才來了。今早問,
溫師父倒沒酒;應二爹醉了,唾了一地,月姨恐怕夜深了,使鄭春送了他家去了。
」西門慶聽了,哈哈笑了,因叫過玳安近前,說道:「舊時與你姐夫說媒的文嫂兒
在那裡住?你尋了他來,對門房子裡見我。我和他說話。」玳安道:「小的不認的
文嫂兒家,等我問了姐夫去。」西門慶道:「你問了他快去。」

  玳安走到鋪子裡問陳敬濟,敬濟道:「問他做甚麼?」玳安道:「誰知他做甚
麼,猛可教我抓尋他去。」敬濟道:「出了東大街一直往南去,過了同仁橋牌坊轉
過往東,打王家巷進去,半中腰裡有個發放巡捕的廳兒,對門有個石橋兒,轉過石
橋兒,緊靠著個姑姑庵兒,旁邊有個小胡同兒,進小胡同往西走,第三家豆腐鋪隔
壁上坡兒,有雙扇紅對門兒的就是他家。你只叫文媽,他就出來答應你。」玳安聽
了說道:「再沒有?小爐匠跟著行香的走──瑣碎一浪蕩。你再說一遍我聽,只怕
我忘了。」那陳敬濟又說了一遍,玳安道:「好近路兒!等我騎了馬去。」一面牽
出大白馬來騎上,打了一鞭,那馬跑〔足孝〕跳躍,一直去了。出了東大街逕往南
,過同仁橋牌坊,由王家巷進去,果然中間有個巡捕廳兒,對門亦是座破石橋兒,
裡首半截紅牆是大悲庵兒,往西小胡同上坡,挑著個豆腐牌兒,門首只見一個媽媽
曬馬糞。玳安在馬上就問:「老媽媽,這裡有個說媒的文嫂兒?」那媽媽道:「這
隔壁對門兒就是。」

  玳安到他門首,果然是兩扇紅對門兒,連忙跳下馬來,拿鞭兒敲著門叫道:「
文嫂在家不在?」只見他兒子文〔?堂〕開了門,問道:「是那裡來的?」玳安道
:「我是縣門前提刑西門老爹家,來請,教文媽快去哩。」文〔?堂〕聽見是提刑
西門大官府裡來的,便讓家裡坐。那玳安把馬拴住,進入裡面。見上面供養著利市
紙,有幾個人在那裡算進香帳哩。半日拿了鍾茶出來,說道:「俺媽不在了。來家
說了,明日早去罷。」玳安道:「驢子見在家裡,如何推不在?」側身逕往後走。
不料文嫂和他媳婦兒,陪著幾個道媽媽子正喫茶,躲不及,被他看見了,說道:「
這個不是文媽?就回我不在家!」文嫂笑哈哈與玳安道了個萬福,說道:「累哥哥
到家回聲,我今日家裡會茶。不知老爹呼喚我做甚麼,我明日早去罷。」玳安道:
「只分忖我來尋你,誰知他做甚麼。原來你在這咭溜搭剌兒裡住,教我抓尋了個小
發昏。」文嫂兒道:「他老人家這幾年買使女,說媒,用花兒,自有老馮和薛嫂兒
、王媽媽子走跳,稀罕俺每!今日忽剌八又冷鍋中豆兒爆,我猜著你六娘沒了,一
定教我去替他打聽親事,要補你六娘的窩兒。」玳安道:「我不知道。你到那裡,
俺爹自有話和你說。」文嫂兒道:「既如此,哥哥你略坐坐兒,等我打發會茶人去
了,同你去罷。」玳安道:「俺爹在家緊等的火裡火發,吩咐了又吩咐,教你快去
哩。和你說了話,還要往府裡羅同知老爹家吃酒去哩。」文嫂道:「也罷,等我拿
點心你吃了,同你去。」玳安道:「不吃罷。」文嫂因問:「你大娘生了孩兒沒有
?」玳安道:「還不曾見哩。」文嫂一面打發玳安吃了點心,穿上衣裳,說道:「
你騎馬先行一步兒,我慢慢走。」玳安道:「你老人家放著驢子,怎不備上騎?」
文嫂兒道:「我那討個驢子來?那驢子是隔壁豆腐鋪裡的,借俺院兒裡喂喂兒,你
就當我的。」玳安道:「記的你老人家騎著匹驢兒來,往那去了?」文嫂兒道:「
這咱哩!那一年吊死人家丫頭,打官司把舊房兒也賣了,且說驢子哩!」玳安道:
「房子到不打緊,且留著那驢子和你早晚做伴兒也罷了。別的罷了,我見他常時落
下來好個大鞭子。」文嫂哈哈笑道:「怪猴子,短壽命,老娘還只當好話兒,側著
耳朵聽。幾年不見,你也學的恁油嘴滑舌的。到明日,還教我尋親事哩!」玳安道
:「我的馬走的快,你步行,赤道挨磨到多咱晚,不惹的爹說?你也上馬,咱兩個
疊騎著罷。」文嫂兒道:「怪小短命兒,我又不是你影射的!街上人看著,怪剌剌
的。」玳安道:「再不,你備豆腐鋪裡驢子騎了去,到那裡等我打發他錢就是了。
」文嫂兒道:「這還是話。」一面教文〔?堂〕將驢子備了,帶上眼紗,騎上,玳
安與他同行,逕往西門慶宅中來。正是:

    欲向深閨求艷質,全憑紅葉是良媒。

.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