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 瓶 梅(笑笑生)


89

第八十九回 清明節寡婦上新墳 永福寺夫人逢故主


  詞曰:
    
佳人命薄,歎艷代紅粉,幾多黃土。豈是老天渾不管,
好惡隨人自取?既賦嬌容,又全慧性,卻遣輕歸去。不
平如此,問天天更不語。可惜國色天香,隨時飛謝,埋
沒今如許。借問繁華何處在?多少樓台歌舞,紫陌春遊,
綠窗晚秀,姊妹嬌眉嫵。人生失意,從來無問今古。
右調《翠樓吟》
  

話說月娘次日備了一張桌,並冥紙尺頭之類,大姐身穿孝服,坐轎子,先叫薛嫂押
祭禮,到陳宅來。只見陳敬濟正在門首站立,便問:"是那裡的?"薛嫂道了萬福
,說:"姐夫,你休推不知。你丈母家來與你爹燒紙,送大姐來了。"敬濟便道:
"我雞巴(入曰)的才是丈母!正月十六貼門神--來遲了半個月。人也入了土,
才來上祭。"薛嫂道:"好姐夫,你丈母說,寡婦家沒腳蟹,不知親家靈柩來家,
遲了一步,休怪。"正說著,只見大姐轎子落在門首。敬濟問:"是誰?"薛嫂道
:"再有誰?你丈母心內不好,一者送大姐來家,二者敬與你爹燒紙。"敬濟罵道
:"趁早把淫婦抬回去!好的死了萬萬千千,我要他做甚麼?"薛嫂道:"常言道
:嫁夫著主。怎的說這個話?"敬濟道:"我不要這淫婦了,還不與我走?"那抬
轎的只顧站立不動,被敬濟向前踢了兩腳,罵道:"還不與我抬了去,我把你花子
腳砸折了,把淫婦鬢毛都蒿淨了!"那抬轎子的見他踢起來,只得抬轎子往家中走
不迭。比及薛嫂叫出他娘張氏來,轎子已抬去了。
  
薛嫂兒沒奈何,教張氏收下祭禮,走來回覆吳月娘。把吳月娘氣的一個發昏,說道
:"恁個沒天理的短命囚根子!當初你家為了官事,搬來丈人家居住,養活了這幾
年,今日反恩將仇報起來了。只恨死鬼當初攬的好貨在家裡,弄出事來,到今日教
我做臭老鼠,教他這等放屁辣臊。"對著大姐說:"孩兒,你是眼見的,丈人、丈
母那些兒虧了他來?你活是他家人,死是他家鬼,我家裡也留以留你。你明日還去
,休要怕他,料他挾你不到井裡。他好膽子,恆是殺不了人,難道世間沒王法管他
也怎的!"當晚不題。
  
到次日,一頂轎子,教玳安兒跟隨著,把大姐又送到陳敬濟家來。不想陳敬濟不在
家,往墳上替他父親添土疊山子去了。張氏知禮,把大姐留下,對著玳安說:"大
官到家多多上覆親家,多謝祭禮,休要和他一般見識。他昨日已有酒了,故此這般
。等我慢慢說他。"一面管待玳安兒,安撫來家。
  
至晚,陳敬濟墳上回來,看見了大姐,就行踢打,罵道:"淫婦,你又來做甚麼?
還說我在你家雌飯吃,你家收著俺許多箱籠,因起這大產業,不道的白養活了女婿
!好的死了萬千,我要你這淫婦做甚?"大姐亦罵:"沒廉恥的囚根子!沒天理的
囚根子!淫婦出去吃人殺了,沒的禁拿我煞氣。"被敬濟扯過頭髮,盡力打了幾拳
頭。他娘走來解勸,把他娘推了一交。他娘叫罵哭喊,說:"好囚根子,紅了眼,
把我也不認的了!"到晚上,一頂轎子,把大姐又送將來,分付道:"不討將寄放
妝奩箱籠來家,我把你這淫婦活殺了。"這大姐害怕,躲在家中居住,再不敢去了
。這正是:誰知好事多更變,一念翻成怨恨媒。這裡不去。不題。
  
且說一日,三月清明佳節。吳月娘備辦香燭、金錢冥紙、三牲祭物,抬了兩大食盒
,要往城外墳上與西門慶上新墳祭掃。留下孫雪娥和大姐、眾丫頭看家。帶了孟玉
樓和小玉,並奶子如意兒抱著孝哥兒,都坐轎子往墳上去。又請了吳大舅和大妗子
二人同去。出了城門,只見那郊原野曠,景物芳菲,花紅柳綠,仕女遊人不斷。一
年四季,無過春天,最好景致。日謂之麗日,風謂之和風,吹柳眼,綻花心,拂香
塵。天色暖,謂之暄。天色寒,謂之料峭。騎的馬,謂之寶馬。坐的轎,謂之香車
。行的路,謂之芳徑。地下飛的塵,謂之香塵。千花發蕊,萬草生芽,謂之春信。
韶光淡蕩,淑景融和。小桃深妝臉妖嬈,嫩柳裊宮腰細膩。百轉黃鸝驚回午夢,數
聲紫燕說破春愁。日舒長暖澡鵝黃,水渺茫浮香鴨綠。隔水不知誰院落,鞦韆高掛
綠楊煙。端的春景果然是好。有詩為證:
    清明何處不生煙,郊外微風掛紙錢。
    人笑人歌芳草地,乍晴乍雨杏花天。
    海棠枝上綿鶯語,楊柳堤邊醉客眠。
    紅粉佳人爭畫板,彩繩搖拽學飛仙。
  
吳月娘等轎子到五里原墳上,玳安押著食盒,先到廚下生起火來,廚役落作整理不
題。月娘與玉樓、小玉、奶子如意兒抱著孝哥兒,到於莊院客坐內坐下喫茶,等著
吳大妗子,不見到。玳安向西門慶墳上祭台兒,擺設桌面三牲,羹飯祭物,列下紙
錢,只等吳大妗子。原來大妗子雇不出轎子來,約已牌時分,才同吳大舅雇了兩個
驢兒騎將來。月娘便說:"大妗子雇不出轎子來,這驢兒怎的騎?"一面吃了茶,
換了衣服,同來西門慶墳上祭掃。那月娘手拈著五根香,自拿一根,遞一根與玉樓
,又遞一根與奶子如意兒替孝哥上,那兩根遞與吳大舅、大妗子。月娘插在香爐內
,深深拜下去,說道:"我的哥哥,你活時為人,死後為神。今日三月清明佳節,
你的孝妻吳氏三姐、孟三姐和你週歲孩童孝哥兒,敬來與你墳前燒一陌錢紙。你保
佑他長命百歲,替你做墳前拜掃之人。我的哥哥,我和你做夫妻一場,想起你那模
樣兒並說的話來,是好傷感人也。"拜畢,掩面痛哭。玉樓向前插上香,也深深拜
下,同月娘大哭了一場。玉樓上了香,奶子如意兒抱著哥兒也跪下上香,磕了頭。
吳大舅、大妗子都炷了香。行畢禮數,玳安把錢紙燒了。讓到莊上卷棚內,放桌席
擺飯,收拾飲酒。月娘讓吳大舅、大妗子上坐。月娘與玉樓下陪。小玉和奶子如意
兒,同大妗子家使的老姐蘭花,也在兩邊打橫列坐,把酒來斟。按下這裡吃酒不題

  
卻表那日周守備府裡也上墳。先是春梅隔夜和守備睡,假推做夢,睡夢中哭醒了。
守備慌的問:"你怎的哭?"春梅便說:"我夢見我娘向我哭泣,說養我一場,怎
地不與他清明寒食燒紙,因此哭醒了。"守備道:"這個也是養女一場,你的一點
孝心。不知你娘墳在何處?"春梅道:"在南門外永福寺後面便是。"守備說:"
不打緊,永福寺是我家香火院,明日咱家上墳,你叫伴當抬些祭物,往那裡與你娘
燒分紙錢,也是好處。"至次日,守備令家人收拾食盒酒果祭品,逕往城南祖墳上
。那裡有大莊院、廳堂、花園、享堂、祭台。大奶奶、孫二娘並春梅,都坐四人轎
,排軍喝路,上墳耍子去了。
  
卻說吳月娘和大舅、大妗子吃了回酒,恐怕晚來,分付玳安、來安兒收拾了食盒酒
果,先往杏花村酒樓下,揀高阜去處,人煙熱鬧,那裡設放桌席等候。又見大妗子
沒轎子,都把轎子抬著,後面跟隨不坐,領定一簇男女,吳大舅牽著驢兒,壓後同
行,踏青遊玩。三月桃花店,五里杏花村,只見那隨路上墳遊玩的王孫士女,花紅
柳綠,鬧鬧喧喧,不知有多少。正走之間,也是合當有事,遠遠望見綠槐影裡,一
座庵院,蓋造得十分齊整。但見:
  
山門高聳,梵宇清幽。當頭敕額字分明,兩下金剛形勢猛。五間大殿,龍鱗瓦砌碧
成行;兩下僧房,龜背磨磚花嵌縫。前殿塑風調雨順,後殿供過去未來。鐘鼓樓森
立,藏經閣巍峨。旗竿高峻接青雲,寶塔依稀侵碧漢。木魚橫掛,雲板高懸。佛前
燈燭瑩煌,爐內香煙繚繞。幢旗不斷,觀音殿接祖師堂;寶蓋相連,鬼母位通羅漢
殿。時時護法諸天降,歲歲降魔尊者來。
  
吳月娘便問:"這座寺叫做甚麼寺?"吳大舅便說:"此是周秀老爺香火院,名喚
永福禪林。前日姐夫在日,曾捨幾拾兩銀子在這寺中,重修佛殿,方是這般新鮮。
"月娘向大妗子說:"咱也到這寺裡看一看。"於是領著一簇男女,進入寺中來。
不一時,小沙彌看見,報與長老知道:"見有許多男女……"便出方丈來迎請,見
了吳大舅、吳月娘,向前合掌道了問訊,連忙喚小和尚開了佛殿:"請施主菩薩隨
喜遊玩,小僧看茶。"那小沙彌開了殿門,領月娘一簇男女,前後兩廊參拜觀看了
一回,然後到長老方丈。長老連忙點上茶來,吳大舅請問長老道號,那和尚答說:
"小僧法名道堅。這寺是恩主帥府周爺香火院,小僧忝在本寺長老,廊下管百十眾
僧行,後邊禪堂中還有許多雲遊僧行,常時坐禪,與四方檀越答報功德。"一面方
丈中擺齋,讓月娘:"眾菩薩請坐。"月娘道:"不當打攪長老寶剎。"一面拿出
五錢銀子,教大舅遞與長老,佛前請香燒。那和尚打問訊謝了,說道:"小僧無甚
管待,施主菩薩稍坐,略備一茶而已,何勞費心賜與佈施。"不一時,小和尚放下
桌兒,拿上素菜齋食餅散上來。那和尚在旁陪坐,才舉箸兒讓眾人吃時,忽見兩個
青衣漢子,走的氣喘吁吁,暴雷也一般報與長老,說道:"長老還不快出來迎接,
府中小奶奶來祭祀來了!"慌的長老披袈裟,戴僧帽不迭,分付小沙彌連忙收了家
活,"請列位菩薩且在小房避避,打發小夫人燒了紙,祭畢去了,再款坐一會不遲
。"吳大舅告辭,和尚死活留住,又不肯放。
  
那和尚慌的鳴起鐘鼓來,出山門迎接,遠遠在馬道口上等候。只見一族青衣人,圍
著一乘大轎,從東雲飛般來,轎夫走的個個汗流滿面,衣衫皆濕。那長老躬身合掌
說道:"小僧不知小奶奶前來,理合遠接,接待遲了,萬勿見罪。"這春梅在轎內
答道:"起動長老。"那手下伴當,又早向寺後金蓮墳上,忙將祭桌紙錢來擺設下
。春梅轎子來到,也不到寺,逕入寺後白楊樹下金蓮墳前下轎。兩邊青衣人伺候。
這春梅不慌不忙,來到墳前,擺了香,拜了四拜,說道:"我的娘,今日龐大姐特
來與你燒陌紙錢,你好處升天,苦處用錢。早知你死在仇人之手,奴隨問怎的也娶
來府中,和奴做一處。還是奴耽誤了你,悔已是遲了。"說畢,令左右把錢紙燒了
。這春梅向前放聲大哭不已。
  
吳月娘在僧房內,只知有宅內小夫人來到,長老出山門迎接,又不見進來。問小和
尚,小和尚說:"這寺後有小奶奶的一個姐姐,新近葬下,今日清明節,特來祭掃
燒紙。"孟玉樓便道:"怕不就是春梅來了?也不見的。"月娘道:"他那得個姐
來死了葬在此處?"又問小和尚:"這府裡小夫人姓甚麼?"小和尚道:"姓龐,
前日與了長老四五兩經錢,教替他姐姐唸經,薦拔生天。"玉樓道:"我聽見他爹
說春梅娘家姓龐,叫龐大姐,莫不是他?"正說話,只見長老先來,分付小沙彌:
"好看好茶。"不一時,轎子抬進方丈二門裡才下。月娘和玉樓眾人打僧房簾內望
外張看,怎樣的小夫人。定睛仔細看時,卻是春梅。但比昔時出落得長大身材,面
如滿月,打扮的粉妝玉琢,頭上戴著冠兒,珠翠堆滿,鳳釵半卸,上穿大紅妝花襖
,下著翠蘭縷金寬斕裙子,帶著丁當禁步,比昔不同許多。但見:
  
寶髻巍峨,鳳釵半卸。胡珠環耳邊低掛,金挑鳳鬢後雙拖。紅繡襖偏襯玉香肌,翠
紋裙下映金蓮小。行動處,胸前搖響玉丁當;坐下時,一陣麝蘭香噴鼻。膩粉妝成
脖頸,花鈿巧帖眉尖。舉止驚人,貌比幽花殊麗;姿容閑雅,性如蘭蕙溫柔。若非
綺閣生成,定是蘭房長就。儼若紫府瓊姬離碧漢,宛如蕊宮仙子下塵寰。
  
那長老上面獨獨安放一張公座椅兒,讓春梅坐下。長老參見已畢,小沙彌拿上茶來
。長老遞茶上去,說道:"今日小僧不知小奶奶來這裡祭祀,有失迎接,萬望恕罪
。"春梅道:"外日多有起動長老誦經追薦。"那和尚說:"小僧豈敢。有甚慇勤
補報恩主?多蒙小奶奶賜了許多錢襯施。小僧請了八眾禪僧,整做道場,看經禮懺
一日。晚夕,又與他老人家裝些廂庫焚化。道場圓滿,才打發兩位管家進城,宅裡
回小奶奶話。"春梅吃了茶,小和尚接下鍾盞來。長老只顧在旁一遞一句與春梅說
話,把吳月娘眾人攔阻在內,又不好出來的。
  
月娘恐怕天晚,使小和尚請下長老來,要起身。那長老又不肯放,走來方丈稟春梅
說:"小僧有件事稟知小奶奶。"春梅道:"長老有話,但說無妨。"長老道:"
適間有幾位遊玩娘子,在寺中隨喜,不知小奶奶來。如今他要回去,未知小奶奶尊
意如何。"春梅道:"長老何不請來相見。"那長老慌的來請。吳月娘又不肯出來
,只說:"長老不見罷。天色晚了,俺們告辭去了。"長老見收了他佈施,又沒管
待,又意不過,只顧再三催促。吳月娘與孟玉樓、吳大妗子推阻不過,只得出來,
春梅一見便道:"原來是二位娘與大妗子。"於是先讓大妗子轉上,花枝招展磕下
頭去。慌的大妗子還禮不迭,說道:"姐姐,今非昔比,折殺老身。"春梅道:"
好大妗子,如何說這話,奴不是那樣人。尊卑上下,自然之禮。"拜了大妗子,然
後向月娘、孟玉樓插燭也似磕頭。月娘、玉樓亦欲還禮,春梅那裡肯,扶起,磕下
四個頭,說:"不知是娘們在這裡,早知也請出來相見。"月娘道:"姐姐,你自
從出了家門在府中,一向奴多缺禮,沒曾看你,你休怪。"春梅道:"好奶奶,奴
那裡出身,豈敢說怪。"因見奶子如意兒抱著孝哥兒,說道:"哥哥也長的恁大了
。"月娘說:"你和小玉過來,與姐姐磕過頭兒。"那如意兒和小玉二人笑嘻嘻過
來,亦與春梅都平磕了頭。月娘道:"姐姐,你受他兩個一禮兒。"春梅向頭上拔
下一對金頭銀簪兒來,插在孝哥兒帽兒上。月娘說:"多謝姐姐簪兒,還不與姐姐
唱個喏兒。"如意兒抱著哥兒,真個與春梅唱個喏,把月娘喜歡的要不得。玉樓道
:"姐姐,你今日不到寺中,咱娘兒們怎得遇在一處相見。"春梅道:"便是因俺
娘他老人家新埋葬在這寺後,奴在他手裡一場,他又無親無故,奴不記掛著替他燒
張紙兒,怎生過得去。"月娘道:"我記的你娘沒了好幾年,不知葬在這裡。"孟
玉樓道:"大娘還不知龐大姐說話,說的是潘六姐死了。多虧姐姐,如今把他埋在
這裡。"月娘聽了,就不言語了。吳大妗子道:"誰似姐姐這等有恩,不肯忘舊,
還葬埋了。你逢節令題念他,來替他燒錢化紙。"春梅道:"好奶奶,想著他怎生
抬舉我來!今日他死的苦,這般拋露丟下,怎不埋葬他?"說畢,長老教小和尚放
桌兒,擺齋上來。兩張大八仙桌子,蒸酥點心,各樣素饌菜蔬,堆滿春台,絕細春
芽雀舌甜水好茶。眾人吃了,收下家活去。吳大舅自有僧房管待,不在話下。
  
孟玉樓起身,心裡要往金蓮墳上看看,替他燒張紙,也是姊妹一場。見月娘不動身
,拿出五分銀子,教小沙彌買紙去。長老道:"娘子不消買去,我這裡有金銀紙,
拿幾分燒去。"玉樓把銀子遞與長老,使小沙彌領到後邊白楊樹下金蓮墳上,見三
尺墳堆,一堆黃土,數柳青蒿。上了根香,把紙錢點著,拜了一拜,說道:"六姐
,不知你埋在這裡。今日孟三姐誤到寺中,與你燒陌錢紙,你好處升天,苦處用錢
。"一面放聲大哭。那奶子如意兒見玉樓往後邊,也抱了孝哥兒來看一看。月娘在
方丈內和春梅說話,教奶子休抱了孩子去,只怕唬了他。如意兒道:"奶奶,不妨
事,我知道。"徑抱到墳上,看玉樓燒紙哭罷回來。
  
春梅和月娘勻了臉,換了衣裳,分付小伴當將食盒打開,將各樣細果甜食,餚品點
心攢盒,擺下兩桌子,布甑內篩上酒來,銀鍾牙箸,請大妗子、月娘、玉樓上坐,
他便主位相陪。奶子、小玉,都在兩邊打橫。吳大舅另放一張桌子在僧房內。正飲
酒中間,忽見兩個青衣伴當走來,跪下稟道:"老爺在新莊,差小的來請小奶奶看
雜耍調百戲的。大奶奶、二奶奶都去了,請奶奶快去哩。"這春梅不慌不忙,說:
"你回去,知道了。"那二人應諾下來,又不敢去,在下邊等候。大妗子、月娘便
要起身,說:"姐姐,不可打攪。天色晚了,你也有事,俺們去罷。"那春梅那裡
肯放,只顧令左右將大鐘來勸道:"咱娘兒們會少離多,彼此都見長著,休要斷了
這門親路。奴也沒親沒故,到明日娘的好日子,奴往家裡走走去。"月娘道:"我
的姐姐,說一聲兒就勾了,怎敢起動你?容一日,奴去看姐姐去。"飲過一杯,月
娘說:"我酒勾了,你大妗子沒轎子,十分晚了,不好行的。"春梅道:"大妗子
沒轎子,我這裡有跟隨小馬兒,撥一匹與妗子騎,關了家去。"大妗子再三不肯,
辭了,方一面收拾起身。春梅叫過長老來,令小伴當拿出一匹大布、五錢銀子與長
老。長老拜謝了,送出山門。春梅與月娘拜別,看著月娘、玉樓眾人上了轎子,他
也坐轎子,兩下分路,一簇人明隨喝道,往新莊上去了。正是:
    樹葉還有相逢時,豈可人無得運時。

.

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