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Hong Lou Meng)
紅 樓 夢(曹雪芹)

第八十九回 人亡物在公子填詞 蛇影杯弓顰卿絕粒

  卻說鳳姐正自起來納悶,忽聽見小丫頭這話,又唬了一跳,連忙又問:「什麼官事 ?」小丫頭道:「也不知道。'剛才小廝進來,回老爺有要緊的官事,所`以太太叫請二 爺來了。」鳳姐聽了工部的事,才把心略略的放下。因說道:「你回去回太太,說二爺 昨日晚上有事出城,沒有回來,打發人先回珍大爺去罷。」那丫頭答應著去了。   一時,賈珍過來,見了部裏的人,問明了,進來見了王夫人,回道:「部中來報: 昨日總河奏到,河南一帶決了河口,湮沒了幾府州縣。又要開銷國奴帑,修理城工。工 部司官又有一番照料。所以部裏特來報告老爺的。」說完退出。及賈政回家來,回明。 從此,直到冬間,賈政天天有事,常在衙門裏。寶玉的功課也漸漸鬆了,只是怕賈政覺 察出來,不敢不常在學房裏去念書,連黛玉處也不敢常去。

  那時已到十月中旬,寶玉起來,要往學房中去。這日天氣陡寒,只見襲人早已打點 出一包衣裳,向寶玉道:「今日天氣很涼,早晚寧可暖些。」說著,把衣裳拿出來,與 寶玉挑了一件,又包了一件,叫小丫頭拿出,交給焙茗,囑咐道:「天氣冷,二爺要換 時,好生預備著。」焙茗答應了,抱著氈包跟著。

  寶玉到了學房中,做了自己的功課,忽見西北上一層層的黑雲,漸漸往東南撲上來 。焙茗走上來回寶玉道:「二爺,天氣冷了,再添些衣服罷。」寶玉點點頭兒。只見焙 茗拏進一件衣裳來。寶玉一看,神已癡了。那些小學生都巴著眼瞧。卻原來是晴雯所補 的那雀金裘。寶玉道:「怎麼拿這一件來?是誰與你的?」焙茗道:「是裏頭姑娘們包 出來的。」寶玉道:「我身上不大冷,且不穿呢,包上罷。」代儒只道寶玉可惜這件衣 裳,卻也心裏喜歡他知道儉省。焙茗道:「二爺穿上罷。著了冷,又是奴才的不是了。 二爺只當疼奴才罷!」寶玉無奈,只得穿上,呆呆的坐著。代儒也只當他看書,不甚理 會。

  晚間放學時,寶玉便托病告假一天。代儒本來上年紀的人,也不過伴著幾個孩子解 悶兒,時常也八病九痛的,樂的少操些心。況且明知賈政事忙,賈母溺愛,便點點頭兒 。

  寶玉一逕回來,見過賈母王夫人,也是這麼說,自然沒有不信的。略坐一坐,便回 園中去了。見了襲人等,也不似往日有說有笑的,便和衣躺在炕上。襲人道:「晚飯預 備下了,這會兒吃,還是等一等兒?」寶玉道:「我不吃了,心裏不舒服。你們吃去罷 。」襲人道:「那麼著,你也該把那件衣裳換下來了。那個東西那裏禁得住揉搓?」寶 玉道:「不用換。」襲人道:「你瞧瞧那上頭的針線,也不該這麼遭塌他。」寶玉聽了 這話,正碰在他心坎兒上,嘆了一口氣道:「那麼著,你就收起來,給我包好了。我也 總不穿他了!」說著,站起來脫下來。襲人纔過來接時,寶玉已經自己疊起。襲人道: 「二爺怎麼今日這樣勤謹起來了?」寶玉也不答言,疊好了,便要包袱,麝月連忙遞過 來,讓他自己包好,回頭和襲人擠著眼兒笑。

  寶玉也不理會,自己坐著,無精打彩的猛聽架上鐘響,自己低頭看了看表針已指到 酉初二刻了。一時小丫頭點上燈來。襲人道:「你不吃飯,喝半碗熱粥罷,別淨餓著。 看仔細餓上虛火來,又是我們的累贅了。」寶玉搖搖頭兒,道:「不大餓,強吃了倒不 受用。」襲人道:「既這麼著,不如早些兒歇著罷。」於是襲人鋪設好了,寶玉也就歇 下。翻來覆去,只睡不著,將及黎明,反朦朧睡去,有一頓早飯時,早又醒了。

  此時襲人等也都起來。襲人道:「昨夜聽著你翻騰到五更天,我也不敢問你。後來 我就睡著了,不知到底你睡著了沒有?」寶玉道:「也睡了一睡,不知怎麼就醒了。」 襲人道:「沒有什麼不受用?」寶玉道:「沒有,只是心上發煩。」襲人道:「今日學 房裏去不去?」寶玉道:「我昨日已經告了一天假了,今兒我想要園裏逛一天,散散心 ,只是怕冷。你叫他們收拾一間屋子,備了一爐香,擱下紙墨筆硯,你們只管幹你們的 ,我自靜坐半天纔好,別叫他們攪我。」麝月接著道:「二爺要用功夫,誰敢來攪!」 襲人道:「這麼著很好,也省得著了涼,自己坐坐,心神也不攪。」因又問道:「你既 懶待吃飯,今日吃什麼,早說,好傳給廚房裏去。」寶玉道:「還是隨便罷,不必鬧的 大驚小怪。倒世調幾個果子擱在那屋裏,借點果子香。」襲人道:「別的屋都不大乾淨 ,只有起先晴雯住的那一間,因一向無人,還乾淨,就是清冷些。」寶玉道:「不妨, 把火盆挪過去就是了。」襲人答應了。

  正說著,只見小丫頭端了一個茶盤兒,一個碗,一雙牙箸,遞給麝月道:「這是剛 才花姑娘吩咐要的,廚房裏送了來了。」麝月接來一看,卻是一碗燕窩湯,便問襲人道 :「這是姐姐要的麼?」襲人笑道:「昨夜二爺沒吃飯,又鬧騰了一夜,想來今兒早起 心裏必是發空的,所以我告訴小丫頭們,叫廚房裏做了來的。」襲人一面叫小丫頭放桌 兒。打發寶玉喝了,嗽了口,秋紋走來說道:「那屋裏已經收拾好了。」寶玉道:「知 道了!」

  小丫頭道:「早飯有了,二爺在那裏吃?」寶玉道:「就拿來罷,不用累贅了。」 小丫頭答應了,一時端上飯來。寶玉笑了一笑,向麝月襲人道:「我心裏悶的很,自己 吃只怕又吃不下去,不如你們兩個同我一塊兒吃,或者吃的香甜,我也多吃些。」麝月 笑道:「這是二爺的高興,我們可不敢。」襲人道:「其實也使得,我們一處喝酒,也 不止今日。但只是偶然替你悶兒,還使得;若認真這樣,還有什麼規矩體統呢!」說著 ,三人坐下:寶玉在上首,襲人麝月兩個打橫陪著,吃完了飯,兩個看著撤了下去。

  寶玉端著茶,默默若有所思,又坐了一坐,便問:「那屋裏收拾妥了麼?」麝月道 :「頭裏就回過了。這會子又問!」寶玉便過這間屋子來。親自點了一柱香,擺上些果 品,叫人出去,關上門。外面襲人等都靜巧無聲。寶玉拿了一幅泥花角花的粉紅箋出來 ,口中祝了幾句,便提起筆來寫道:「怡紅主人焚付晴姐知之:酌茗清香,庶幾來饗! 其詞云:

   隨身伴,獨自意綢繆。誰料風波平地起,頓教軀命即時休;孰與話輕柔!    東逝水,無復向西流。想像更無懷夢草,添衣還見翠雲裘;脈脈使人愁!

  寫畢,就在香上點個火,焚化了。靜靜兒等著,直待一柱香點盡了,纔開門出來。 襲人道:「怎麼出來了,想來又悶的慌了?」

  寶玉笑了一笑,假說道:「我原是心裏煩,纔找個清靜地方兒坐坐。這會子好了, 還要外頭走走去呢。」說著,出來。到了瀟湘館,在院裏問道:「林妹妹在家裏呢麼? 」紫鵑接應道:「是誰?」掀簾看時,笑道:「原來是寶二爺。姑娘在屋裏呢,請二爺 到屋裏坐罷。」寶玉走進來。黛玉卻在裏間,說道:「紫鵑,請二爺裏頭坐罷。」

  寶玉走到裏間門口,看見新寫的一副紫墨色泥金雲龍箋的小對,上寫著:「綠窗明 月在,青史古人空。」寶玉看見,笑了一笑,走入門去,問道:「妹妹做時麼呢?」黛 玉站起來,迎了兩步,道:「請坐。我在這裏寫經,只剩得兩行了。等寫完了再說話。 」因叫雪雁倒茶。寶玉道:「你只管寫,別動。」說著,一面看見中間掛著一幅鬥寒圖 ,便問道:「妹妹這幅鬥寒圖可是新掛上的?」黛玉道:「可不是!昨日他們收拾屋子 ,我想起來,叫他們拿出來掛上的。」寶玉道:「是什麼出處?」黛玉笑道:「豈不聞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裏鬥嬋娟』?」寶玉道:「是啊!這個實在新奇雅緻!卻好 此時拏出來掛。」說著,又東瞧瞧,西走走。

  雪雁企沏了茶,寶玉吃著。又等了一會子,黛玉經纔寫完,站起來道:「簡慢了。 」寶玉笑道:「妹妹還是這麼客氣。」但見黛玉身上穿著月白繡花小毛皮襖,加上銀鼠 坎肩;頭上挽著隨常雲髻,簪上一根金簪,別無花朵;腰下繫著楊妃色繡花綿裙。真如 :    亭亭玉樹臨風立,冉冉香蓮帶露開。

  寶玉因問道:「妹妹這兩日彈琴來沒有?」黛玉道:「兩日沒彈了。因為寫經覺得 手冷,那裏還去彈琴?」寶玉道:「不彈也罷了。我想琴雖是清高之品,卻不是好東西 ,從沒有琴裏彈出富貴壽考來的,只有彈出幽思怨亂來的,再者,彈琴也得心裏記譜, 未免費心。依我說,妹妹身子右單弱,不操這心也罷了。」黛玉抿著嘴兒笑。寶玉指著 壁上道:「這張琴可就是麼?怎麼就這麼短?」黛玉道:「這琴不是短,因我小時學撫 的時候,別的琴都彀不著,因此特地做起來的。雖不是焦尾枯桐,世鶴仙鳳尾,還配得 整齊;龍池雁足,高下還相宜。你看這斷紋,不是牛旄式的麼?所以音韻也還清越。」 寶玉道:「妹妹這兩天作詩沒有?」黛玉道:「自結社以後,沒大做。」寶玉笑道:「 你別滿我。我聽見你吟的,什麼『不可綴,素心如何天上月』,你擱在琴裏,覺得音響 分外的響亮。」黛玉道:「你怎麼聽見了?」寶玉道:「我那一天從蓼風軒來聽見的, 又恐怕打斷你的清韻,所以靜聽了一回,就走了。我正要問你:前路是平韻,到末了兒 忽轉了仄韻,是個時麼意思?」黛玉道:「這是人心自然之音,做到那裏就到那裏,原 沒有一定的。」寶玉道:「可惜我不知音,枉聽了一會子!」黛玉道:「古來知音人能 有幾個?」

  寶玉聽了,又覺得出言冒失,又怕寒了黛玉的心。坐了一坐,心裏像有許多話,卻 再無可講的。黛玉因方纔的話也是沖口而出,此時回想,覺得太冷淡,也就無話。寶玉 越發打量黛玉設疑,遂訕訕的站起來道:「妹妹坐著罷,我還要到三妹妹那裏瞧瞧去。 」黛玉道:「你見了三妹妹,替我問候一聲罷。」寶玉答應著,便出來了。

  黛玉送至屋門口,自己回來,悶悶坐著,想道:「寶玉近來說話,半吞半吐,忽冷 忽熱,也不知他是時麼意思。」正想著,紫鵑走來道:「姑娘,不寫了?我把筆硯都收 好了?」黛玉道:「不寫了,收起去罷。」說著,自己走到裏間屋裏床上歪著,慢慢的 細想。紫鵑進來問道:「姑娘喝碗茶罷?」黛玉道:「不喝,我略歪歪。你們自己去罷 。」

  紫鵑答應著出來,只見雪雁一個人在那裏發獃。紫鵑走到他跟前,問道:「你這會 子也有了什麼心事了麼?」雪雁只顧發獃,倒被他嚇了一跳;因說道:「你別嚷,今日 我聽見了一句話,我告訴你聽,奇不奇。你可別言語!」說著,往屋裏努嘴兒。因自己 先行,點著頭兒叫紫鵑同他出來,到門外平臺底下,悄悄的道:「姐姐,你聽見了麼: 寶玉定了親了。」紫鵑聽見,唬了一跳,說道:「這是那裏來的話?只怕不真罷?」雪 雁道:「怎麼不真!別人大概都知道,就只偺們沒聽見。」紫鵑道:「你在那裏聽來的 ?」雪雁道:「我聽見侍書說的,是個什麼知府家,家資也好,人才也好。」

  紫鵑正聽時,只聽見黛玉咳嗽了一聲,似乎起來的光景。紫鵑恐怕他起來聽見,便 拉了雪雁,搖搖手兒,往裏望望,不見動靜。又悄悄問道:「他到底怎麼說來?」雪雁 道:「前日不是叫我到三姑娘那裏去道謝嗎,三姑娘不在屋裏,只有侍書在那裏。大家 坐著,無意中說起寶二爺淘氣來。他說:『寶二爺怎麼好!全不像大人的樣子,已經說 親了,還是這麼獃頭獃腦。』我問他:『定了沒有?』他說是:『定了,是個什麼王大 爺做媒的。那王大爺是東府裏的親戚,所以也不用打聽,一說就成了。』」紫鵑側著頭 想了一想,「這句話奇」又問道:「怎麼家裏沒有人說起?」雪雁道:「侍書也說的, 是老太太的意思。恐怕寶玉野了心,所以都不提起。侍書告訴了我,又千叮萬囑不可露 風說出來,知道是我多嘴。」把手往裏一指,「所以他面前也不提。今日是你問起,我 不犯滿你。」

  正說著,只聽鸚鵡叫喚,學說:「姑娘回來了,快倒茶來!」倒把紫鵑雪雁唬了一 跳。回頭不見有人來,便罵了鸚鵡一聲。走進屋來,只見黛玉喘吁吁的剛坐在椅子上。 紫鵑搭訕著問茶問水。黛玉問道:「你們兩個那裏去了?再叫不出一個人來。」說著, 走到炕邊,仍舊歪倒,叫把帳兒撩下。紫鵑雪雁答應出去,他們兩個心裏疑惑方纔的話 只怕被他聽了去了,只好大家不提。

  誰知黛玉一腔心事,又竊聽了紫鵑雪雁的話,雖不很明白,已聽得了七八分,如同 將身撂在大海裏一般。思前想後,竟應了前日夢中之讖,千愁萬恨,堆上心來。左右打 筭,不如早些死了,免得眼見了意外的事情,那時反倒無趣。又想到自己沒了爹娘的苦 ,自今以後,把身子一天一天的遭塌起來,一年半載,少不得身登清淨。打定了主意, 被也不蓋,衣也不添,竟是合眼裝睡。紫鵑和雪雁伺候幾次,不見動靜,又不好叫喚。 晚飯也不吃。點燈以後,紫鵑掀開帳子,見已睡著了,被窩都蹬在腳後。怕他著了涼, 輕輕兒拿來蓋上。黛玉也不動,單待他出去,仍然褪下。

  那紫鵑只管問雪雁:「今兒的話到底是真的是假的?」雪雁道:「怎麼不真!」紫 鵑道:「侍書怎麼知道的?」雪雁道:「是小紅那裏聽來的。」紫鵑道:「頭裏偺們說 話,只怕姑娘聽見了。你看剛纔的神情,大有原故。今日以後,偺們倒別提這件事了。 」說著,兩個人也收拾要睡。紫鵑進來看時,只見黛玉被窩又蹬下來,復又給他輕輕蓋 上。一宿晚景不提。

  次日,黛玉清早起來,也不叫人,獨自一個,呆呆的坐著。紫鵑醒來,看見黛玉已 起,便驚問:「姑娘怎麼這樣早?」黛玉道:「可不是!睡得早,所以醒得早。」紫鵑 連忙起來,叫醒雪雁,伺候梳洗。那黛玉對著鏡子,只管獃獃的自看了一回。那淚珠兒 斷斷連連,早已濕透了羅帕。正是:

   瘦影正臨春水照,卿須憐我我憐卿。

  紫鵑在旁也不敢勸,只怕倒把閒話勾引起舊恨來。遲了好一會,才梳洗了,那眼中 淚漬,終是不乾。又自坐了一會,便叫紫鵑道:「你把藏香點上。」紫鵑道:「你睡也 沒睡得幾時,如何點香?不是要寫經麼?」黛玉點點頭兒。紫鵑道:「姑娘今日醒得太 早,這會子又寫經,只怕太勞神了。」黛玉道:「不怕!早完了早好!況且我也不是為 經,倒借著寫經解解悶兒。以後你們見了我的字跡,就筭見我的面兒了。」說著,那淚 直流下來。紫鵑聽了這話,不但不能再勸,連自己也掌不住滴下淚來。

  原來黛玉立定主意,有心遭塌身子,茶飯無心,每日漸減下來。寶玉下學時,也常 抽空問候。黛玉雖有萬千言語,自知年紀已大,又不便似小時柔情挑逗,所以滿腔心事 ,只是說不出來。寶玉欲將實言安慰,又恐黛玉生嗔,反添病症。兩個人見了面,只得 用浮言勸慰,這真是「親極反疏」了。

  那黛玉雖有賈母王夫人等憐恤,不過請醫調治,只說黛玉常病,那裏知他的心事? 紫鵑等雖知其意,也不敢說。從此,一天一天的減,到半月之後,腸胃日薄一日,果然 粥都不能吃了。黛玉日間聽見的話,都似寶玉娶親的話;看見怡紅院的人,無論上下, 也像寶玉娶親的光景。薛姨媽來看,黛玉不見寶釵,越發疑心。索性不要人來看望,也 不肯吃藥,只求速死。睡夢之中,常聽見有人叫「寶二奶奶」的。一片疑心,竟成蛇影 。一日竟是絕粒,粥也不喝,懨懨一息,垂斃殆盡。未知黛玉性命如何,下回分解。

.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