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 林 文 學 網 站
(www.chinling.com)
Chinese Literature Site - Chinese Novel, Essay, Short Story, Joke...

LOVE CANAL
(作者:廖倩玲)


我們租了一部廂形旅行車,一家四口,興高采烈,去遊尼加拉瀑布。

從紐約州的首府阿伯尼出發,走九十號公路,駕了五個多小時,
經過猶迪迦,雪城,羅徹斯特,抵達水牛城,已經是日落西山,萬
家燈火了。

在水牛城市區走馬看花,繞了一圈,出了市區,好像迷了路,要找
通往尼加拉瀑布的主要公路,就是找不到。轉來轉去,天已全黑了
,大家都覺得非常疲倦,想趕快找旅館休息。

路上車輛稀少,到處黑漆漆一片,看不見霓紅燈的招牌,旅館標誌
更是無影無蹤。我們探首窗外,只覺得沿途房屋不少,但都沒有點
燈,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再走一程,遠遠看見一戶人家亮著燈光。
我們便朝燈光方向走去。原來這一帶,方圓十幾里,只有這一戶人
家有燈光。

我們把車子停在這戶人家門前,下車去敲門,一位年輕少婦開門出
來,我們道明來意,少婦說:「這一帶都是住家,要到北部三十里
路以外,才有旅館。」

「我們已經很累了,無法再駕車了,附近有沒有家庭式的旅館
(Bed and Breakfast) ?讓我們暫歇一晚。」我問。
少婦說:「沒有。」停一下,又說:「其實附近的房子都空著,你
們可以隨便進去住。」
「這樣不妥當吧,沒有屋主的同意。」我說,心裡覺得很奇怪。
「這樣好了,隔壁是我堂兄的房子,他們上星期才搬走,你們就到
隔壁去住吧。」少婦說。

大門沒有上鎖,一推即開。
是一棟全新的房屋,三房 二廳,兩個半浴室,一廚房,分上下兩
層。裡面大小適中,裝璜高雅,設備新穎,是中等家庭的理想住屋。
屋主好像只住不久,為什麼要搬走呢?我疑雲叢生。

房間和客廳的傢具,大部份都搬走了,剩下窗簾和主臥室的一張
大床。丈夫一看見床就倒下去,呼呼大睡。這也難怪,他開了一
整天的車子,全程一人包辦,沒有換手。我不駕車,只坐在車
上都覺得累了,更何況是他。

這時孩子們吵著肚子餓,要吃東西,我把帶來的泡麵煮給他們吃,
吃完打發他們睡覺,自己和衣躺著,一會兒也睡著了。

半夜醒來,聞到一股難聞的味道,像汽油混合燒焦的糞便,一陣
一陣從暢開的窗口吹進來,氣味不是很臭,但聞了卻令人覺得很
不舒服,我跳下床把窗門關上。

再回到床上,輾轉反側,很難入睡。
窗外月色明亮,四周一片死靜,沒有車聲,沒有人聲,沒有蟲聲
,,,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見,靜得像世界末日,靜得
令人感到恐佈。

第二天醒來,從窗口望出去,才知道這一帶是新發展的住宅區。馬
路是新舖的,烏黑的柏油路面,潔白的水泥走道,嶄新的房屋沿路
邊建築,房屋四周花木扶蔬,綠草如茵。環境整齊畫一,清靜優雅
,是理想的住宅區。但到處靜悄悄的,看不見一個人影,人都到那
裡去了?
沒有人住的地方,應該是頹廢荒涼,野草叢生,瓦鑠片片,但這裡
卻沒有這個現像,真令人費解。

我們把東西收拾好,準備離開。
少婦開門出來,關心的問:「昨晚睡得好嗎?」
「很好,謝謝。」

停了一會,我指著街上的房屋問:「為什麼這些房屋都空著?人
到那裡去了?」
「政府強迫他們搬遷。」
「那你們為什麼不用搬?」我不解的問。
「我們也要搬,因為我的丈夫出差去了,等他一回來我們就要搬
家了。」
「政府為什麼強迫你們搬遷?」
「難道你們沒有看新聞嗎?這裡是 Love Canal。」
「Love Canal!」我們張大眼睛,不約而同驚恐的大叫起來。
「是的。」少婦點點頭。
我們趕快結束談話,匆匆忙忙,駕車離開。

Love Canal 是一條通向尼加拉河的人工渠道,介於水牛城與尼加瀑
布之間。

在1942年到1953年之間,Hooker 化學工廠曾經把 22,000 噸的
化學殘餘廢物倒進 Love Canal。1955 年,工廠把這塊土地以一圓
的價格賣給尼加拉瀑布區的教育局。到了1978年有人把這條溝渠用 泥沙填滿覆蓋,政府並在上面興建學校,接著許多住家房屋也紛紛建造。

長年累月,由於雨水的沖刷,化學廢物透過泥土蒸發,住在這一帶
的居民開始出現各種奇怪的疾病,如頭痛,惡心,孕婦早產,皮膚
病,氣喘,,,等等。

經過撿查,試驗,研究的結果,發現 Love Canal 是北美有史以來
最嚴重的環境汙染區。當時震驚全國,轟動內外,所有的電視,報
紙都以頭條新聞爭相報導。

最近紐約州政府宣佈 Love Canal 區,列為環境衛生災難區,把
1,300 戶人家強迫遷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