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 林 文 學 網 站
(www.chinling.com)
Chinese Literature Site - Chinese Novel, Essay, Short Story, Joke...

奇遇(作者:廖倩玲)

我坐十點鐘的灰狗汽車到陀萊鎮去參加傑夫的葬禮。
上了車,只見旅客三三兩兩,稀稀落落的坐著,空位子很多,我隨心
所欲,選了左手邊,第四排靠窗的位子坐下。

不久,上來一位高高瘦瘦,滿臉駱腮鬍的中年男人,提著一隻公事皮
包,這人看起來似曾相識。他走過來,在我旁邊坐下,我覺得奇怪,
四周空位很多,為什麼偏偏要坐在我的旁邊?他坐下之前,彬彬有禮
的向我打了個照呼:「哈囉」,我也回應:「哈囉」,並注視著他,
當我的目光和他的目光相遇,心裡起了一陣震憾,這人的眼神酷似我
即將前去參加葬禮的死者 ﹣傑夫。

傑夫是我舊時的同事,那時我在一家電腦公司工作。傑夫剛從大學畢
業,二十出頭,新進來的年輕小伙子。他被編排到電腦程式設計組,
和我同組,我們在同一辦公室工作了七年。在這期間,傑夫和同辦公
室的一位年輕秘書小姐結婚.。又節節高升,升為小主管。最後那年,
他因為受到某種壓力,在公司呆不下去,只好辭職。那一年,我也因
為轉職到州政府工作,而離開該公司。之後,我們沒有再見面。

曲指算來,我已經十年不見傑夫了,對他的印像有點模糊,我只記得
傑夫很高,有六呎二吋,白白胖胖,頭髮是粽黃色。鄰坐的男人也不
矮,頭髮顏色也相類似,不過傑夫從來沒有留過駱腮鬍,而長滿鬍子
的臉孔是很難分辯五觀的。還有這男人比傑夫瘦多了。我心想,這人
當然不可能是傑夫,只是有點像罷了。

滿臉駱腮鬍的中年男人把公事皮包,小心翼翼的安置在頭頂的架子上
,然後坐下,他安靜的坐著。我不敢再看他,眼睛望向窗外。

車子慢慢啟動,離開了熱鬧的市區,進入九十號快速公路,在空曠的
鄉野上奔馳,兩旁的房屋,樹林,田野,青山,,,不停往後倒退。

車子走了一個多小時,這時男人站起身,從架子上的公事皮包取出一
本雜誌,翻開來閱讀。雜誌像週刊或月刊,褶成四疊,翻開來像一張
報紙,裡面有不少室內設計的圖畫,如客廳,餐廳,臥室,巴台,,
,等等。我猜想,他的職業可能是室內設計師或建築師。

車子快到目的地了,聽見司機在廣播器說:「各位旅客,陀萊鎮到了
,請不要忘記架子上的行李和隨身攜帶的包裹。」
旁邊的男人聽完廣播,立刻起身,從架子上取下公事皮包,並把雜誌
摺疊起來。就在這時,我突然脫口而出:「從你所看的雜誌,我猜你
可能是室內設計師或建築師。」
「不,我是在電腦公司工作。」他邊說邊整理公事皮包,也不看我一
眼。當時我有點訝異,除了自己猜測錯誤之外,為什麼這麼巧,他也
從事電腦方面的工作?!我還想再問,他已經站起身,提了公事皮包
急急忙忙下車去了。

出了車站,我叫了計程車,直奔葬儀社。
在葬儀社門口見到了幾位舊日同事,閒談間,得知傑夫和前妻離婚,
不久又再結婚,他和第二任的妻子,育有一男一女,傑夫是死於肺癌。

陸陸續續很多人到達,看看錶,告別式快開始了,我們結束談話,進
入禮堂,先排隊到靈前,瞻仰遺體,向遺體鞠躬致敬,然後入坐。我
排在隊伍的後面,慢慢等待,我看見傑夫的未亡人帶著兩個小孩坐在
前排,她穿一身黑色的褲裝,載黑色眼鏡。我又到處張望,並不見
傑夫的前妻。

終於輪到我了,我向遺體走近,看了一眼,嚇得狼狼踉踉,倒退兩步
,旁邊的人以為我過渡悲哀,所引起的激烈反應,過來扶我一把,並
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不要難過,不要難過。」

我鎮定下來,再向遺體瞻仰。
棺柩只開了一半,露出傑夫的上半身,四周擺滿鮮花,傑夫像躺在花
海裡。他穿黑色西裝,打紅花領結,臉部經過化妝,並不蒼白,卻很
消瘦,也許久病的原故,而他的臉孔長滿駱腮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