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 林 文 學 網 站
(www.chinling.com)
Chinese Literature Site - Chinese Novel, Essay, Short Story, Joke...

「怨婦」心語
(作者:廖倩玲)


來美國七,八年,外子已經染上美國丈夫的壞習慣,橄欖球賽季節一
到,整天沉迷在球賽裡,置家庭,妻子,兒女於不顧。

橄欖球賽季節,是從九月開始。早在一月初,外子預先把門票購買好。

九月時,每隔一周,有一場業餘性的大專球賽,比賽時間都在星期六
下午二時開始。但為了要占好位置,必須提早到達,因為停車不便,
只好走路,大約走五,六里路,球賽本身要花三,四小時。
他從早上九點鐘就帶著便當出發,直到傍晚六時才拖著又餓又累的身
子回家。這時,呼湯喚水,好不煩人。

星期日,電視轉播全國職業性的橄欖球賽,早上一場,下午一場,晚
上也有一場;他坐在電視機前,看個沒完,一邊吃炸薯片,爆米花,
喝可樂,蹺起二郎腿,享受他的人生。

如果不是球賽季節,一到周末,他會幫我清除庭院的雜草,吸塵,洗
刷窗戶,倒拉圾等等,或者帶全家大小到湖邊野餐,到公園散步,駕
車兜風,好不快樂,但球賽季節一到,一切都免談了。

我常常為了橄欖球賽,向他嘮嘮叨叨,他總是充耳不聞,好像抽煙,
喝酒上了癮的人,任憑你說個唇乾舌爛,仍然我行我素。


一天,電視上演特別節目,「全國最優秀運動員頒獎典禮」,參加的
來賓有各界名人:電影明星,電視演員,加州州長也在場。

想不到橄欖球賽健將約瑟夫·寧當選,主席致辭說:「約瑟夫是當代
最傑出的運動家,最有急智的橄欖球家,最優秀的,,,。」
加州州長致辭,也說:「約瑟夫是世紀的橄欖球之星,,,」反正好
話說盡。約瑟夫坐在一旁,高興得嘻皮笑臉。最後輪到一位滑稽電視
女星上台,她說:「本來主席沒邀請我,是我自己要來參有加的,,
,」我想她再說下去,也不過是一些恭維討好的陳腔爛調。

沒想到她卻比手畫腳把約瑟夫臭罵一頓:「我是來為成千成萬的美國
婦女抱不平的,你知道嗎?為了橄欖球賽,我們被丈夫冷落了,,,」
這正是我的心聲,也是其他太太們的心聲。

記得,兩星期前,我去參加一個生孩子的聚會。
早晨丈夫出門去看球賽,臨走前我再三叮嚀:「早點回來看孩子,好
讓我去參加聚會。」
「好的,好的,沒有問題。」

黃昏,左等右等,聚會的時間快到了,還不見人影,我急得像一隻熱
鍋上的螞蟻。
聚會的時間已經過了半小時,才見他遲遲歸來。
一問之下,答曰:「球賽打成平手,一直延長時間,所以到現在才回
來。」理由很充足。
「明明知道我要參加聚會,球賽未完,也應該先回來。」我不高興的
說。
這話一出口,如晴天霹靂,他大叫大吼,委屈得不得了,一時我被他
看成是一位違情悖理的冷血動物。
他大聲叫道:「天哪,那有人像你這樣不講理的,球賽沒完就要我回
來,簡直,簡直,,,遺背天良,,,」
我不願和他爭辯,把孩子推給他,就出門去了。

到了主人家門,遲疑不敢進去,因為我已經遲到了半個多小時。
這時,好幾位太太也同時到達,一問之下,原來他們的丈夫也是去看
那場球賽。
她們開始抱怨,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越說越有勁,把多年來的積怨
,全部發洩出來。

「他說老婆聚會遲到是小事,球賽沒看完才是終身遺憾。」

「我的丈夫看球賽有時間,割草,倒拉圾沒時間。現在我家後院的草
長及膝蓋,拉圾堆積如山。」

「我的先生注意力都集中在球員,球賽上,把家裡的黃臉婆完全忽略
。球員的一舉一動,瞭如指掌,對每一場球賽,精采的地方,清清楚
楚。至於老婆說的話聽而不聞,每天相處,視而不見。我有一件漂亮
睡衣,已經穿了好幾個月,他才問,那麼好看的新睡衣,什麼時後買
的?」

「我家的老爺還把兒子訓練成道道地地的球迷,父子兩人一天到晚,
在客廳看電視球賽,看到精采的地方,拍椅拍桌,又喊又叫,客廳變
成球場,把我嘈得頭暈腦脹。」

「我的老公還威脅我,如果我一天到晚囉哩囉唆不讓他看球賽,他就
逃回『郎家』了。」

「我的丈夫說,他不瞭解女人,看個把場球賽,竟小題大作。他說『
個把』,是『成千』的意思。」

「我們結婚不到一年,他犯上球癮,不但看當地的球賽,還駕車到很
遠的地方去看,常常趕不回來過夜,讓我獨守閨房。」一位年輕的太
太,哭喪著臉說。
大家一五一十數落丈夫的不是。本來是慶祝生孩子的聚會,卻變成怨
婦的申怨大會。

電視上,那位滑稽女星又繼續說:「我要向美國橄欖球賽公會提出控
訴,球賽奪去我們的丈夫,離間我們夫妻感情,我們這些太太們再也
受不了啦,,,」
「好!」我拍案叫絕,這些話句句精采,可圈可點。
趕快把丈夫抓來聆聽這則教訓。他聽了,表情有點尷尬,好像知過必
改的樣子。

第二年球賽季節又快開始了,外子好像沒有一點想看球賽的動靜,我
沾沾自喜,以為他已經「洗手不幹」,「改過自新」,從此戒掉球癮
了。以後的日子,他會幫我割草,倒拉圾,也會帶我們全家去遊山玩
水了,,,我越想越得意,感謝那位滑稽女星的啟示。

下午,我快快樂樂把衣服拿到洗衣機去洗,發現他的褲袋裡,有一疊
票子,原來是一疊橄欖球賽的長期門票,這疊票子是早在幾個月前就
定購好的,這一發現,把我氣得七竅生煙。

我跑上樓去興師問罪,將票子攤在他面前。
「你不是說,不再看球賽嗎?哪來的票子?」
他把那疊票子一把槍過去,寶貝似的抱住,然後說:「我不抽煙,不
喝酒,不賭博,看球賽不是壞事,這一點點嗜好,妳總不能剝奪吧。」

乍聽之下也頗有道理,等我冷靜下來,仔細想想,江山易改,本性難
移,讓他去吧!

*(1991年4月,刊於世界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