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 林 文 學 網 站
(www.chinling.com)
Chinese Literature Site - Chinese Novel, Essay, Short Story, Joke...

樂當電燈泡
(作者:廖倩玲)


現在的男女約會, 都是單槍匹馬, 獨自赴會。但是六十年前,我們那個年代,風氣保守,男女約會,女方總會帶一位第三者陪同赴約。這位第三者叫做電燈泡。

我第一次當電燈泡是在小學三年級,雖然事隔多年,但記憶猶新。那時候,我當三年級的班長,我的級任老師姓林,是一位女老師,年齡二十八歲,未婚。那個年代的女人,十七,八歲就結婚,二十八歲仍待於閨中,已經是敲鑼打鼓,拉警報的老處女了。

學期快結束,新來了一位男老師,姓陳,也是未婚。林老師找很多藉口,派我去送書報雜誌或傳紙條給陳老師。

有一天,林老師對我說:『你的學業成績進步,服務精神好,老師請你去飲茶。』我高興得不得了。

我們到達茶樓,進入一間廂房,房裡有張大圓桌,陳老師竟然坐在那裡,我有點意外。我上前向他鞠恭問好,他立刻起身招呼我們,並模著我的頭說:『妳很有禮貌,一定是個好學生。』
林老師附和道:『對,她的功課好,品性好,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我被倆位老師讚美誇獎,頓時覺得身價百倍,飄然欲仙。
接著,陳老師替我倒茶送水。
林老師替我點菜,討好似的問:『要吃什麼?蝦餃好嗎?小籠包?叉燒包?腸粉?,,,蘿蔔糕?』
我頻頻點頭說:『好,好,都好。』
結果送來滿桌的點心。我埋頭大吃。

本來我坐在倆位老師中間,林老師為了方便和陳老師說話與我交換坐位,並把點心推到我的前面,叫我不要客氣, 盡量吃。我低著頭,繼續狼吞虎嚥,不停的吃。偶而抬起頭來看看他們在幹什麼?他們在小聲談話,有時林老師低下頭,掩著嘴巴,吃吃地笑,不知笑什麼?她臉頰徘紅,滿面春風,正所謂紅鸞心動。其實那個年代,民風純樸,他們又是為人師表,在大庭廣眾中,也不敢幹什麼?等我吃飽了,他們的話也說完了,大家就回家去。

原來當電燈泡,除了有吃有暍之外,還受到男女雙方的贊美和恭維,甚至討好,拍馬屁, 感覺像太上皇后。老實說我很喜歡當電燈泡。

從小學三年級到小學畢業,短短幾年,我當過十多次的電燈泡,主要原因,我們家是個大家族,有許多小姑姑,小阿姨,堂姊,表姊,姊姊,,,等等,正直青春年華,都是待嫁閨女,常常上演相親的戲碼。如果男方看中了,就來約會女方。女方家長非常高興,女兒被人看上,當然同意他們的約會,但做母親的擔心女兒,便派一位小妹妹陪伴。那時我的年齡是最合適當電燈泡,所以常被抓去充數。

六十年前不流行自由戀愛,婚姻大事,聽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青年男女很少約會,也鮮少接觸異性。我當電燈泡時,發現,約會的男女都顯得生澀拘僅,顧慮多端,不夠大方,沒有膽量。他們有話不敢當面向對方說,有愛不敢直接向對方表白,常常要靠我這個電燈泡來壯膽。

有一次,我們在看電影,我坐中間,男女各坐兩傍。電影看到一半,男的忽然叫我一聲:『阿倩』,我立刻回過頭去,聽聽他說什麼?他說:『阿倩,妳長得很漂亮,眼睛大大,鼻子高高,皮膚潔白細嫩,真的很漂亮。』我聽了心花怒放,禁不住模模自己的皮膚,的確細嫩,模模鼻子,但鼻子不高,再模模眼睛,眼睛也很小。是在說我嗎?就在這時,女的對我說:『阿倩,你很聰明,書讀得好,現在出了社會,事業有成。』我心想我還在讀書,未出社會。

其實當電燈泡就是當傳聲筒,傳達男女的心聲,溝通男女的感情,傳聲筒可以作為(談情說愛)的工具,也可以當(借刀殺人)的武器。

那天,我們在茶樓飲茶。四周客人很多,吵吵鬧鬧。小姐提高嗓門說:『阿倩,您要常常寫信來啊。』
先生立刻回應:『阿倩,我上次寫信給您,您都不回!』
小姐嬌噌的說:『阿倩,人家是女孩子嘛,難道第一封信就要回?』
先生帶著責備的口吻說;『阿倩,您不回信,誰曉得您喜不喜?』
倆人你一句我一句,聲音越來越大,好像要吵起來。他們
每說一句話,都先叫我的名字,而且眼睛看著我,不看對方,後來眼神越來越犀利,我有點害怕。寫信的事,跟我無關,罵我幹什麼?真是莫明其妙。

同一對情侶,我當過倆次電燈泡,第一次和第二次的
感覺不同。第一次的感覺像太上皇后,被人捧在掌心上。第二次的感覺像棄婦,像蔽鞋,棄之維恐不及。

記得,表姊帶我去第二次的約會,男的買了很多食物,全部擺在涼庭的石桌上,三人坐下來,邊聊邊吃,吃了一會兒,男的對我說:『阿倩,我和妳表姊到那邊走走,』我那時年紀還小,不懂事,不識相,嚷著:『我也要跟您們一起去!』
男的立刻阻止:『妳不能去!你坐在這裡吃東西,我們很快就回來。』說完倆人就溜之大吉。

我獨自一人坐著,暍汽水,吃糖果餅乾,吃點心。很久,還不見他們回來。等汽水暍完了,糖果餅乾點心通通吃光了,仍不見他們的蹤影。天慢慢黑了,四周杏無一人,我很害怕,怕他們不回來,怕他們把我丟在這裡,竟然大哭起來。

根据以上的經驗,當同一情侶的電燈泡,一次就好了,第二次是多餘的。

有一件事情一直困擾著我,讓我百思莫解,有好幾次,我當完第一次電燈泡之後,第二次主人就不要我了,換了另一個小妹妹取代我。這件事讓我很失落。

現在回想起來,仍然耿耿於懷,我不斷的檢討,是否因為沒有把電燈泡的角色扮演好,不夠稱職,主人才不要我?

我將其中一次,印像最深刻的約會,還原真相 -
我們個三人在公園的羊腸小道上漫步,天氣很熱,走了一段路,口很渴。男的小聲對我說:『妳去問妳的堂姊,她要渴什麼?』
我是女方帶去的電燈泡,對男方一無所知,不認識他,以前沒見過面,連貴姓大名也不知道,要如何稱呼他?我猶豫很久才說:『堂姊,我傍邊那個男人問妳,要暍什麼?』堂姊鄒一下眉頭,沒有說話。男的又問:『橘子水好嗎?』我又對堂姊說:『我傍邊那個男人又問妳,橘子水好嗎?』堂姊也不說話。這時我口乾舌燥,很想暍汽水,便自作主張:『汽水好了。』
男的好像聽而不聞,績續問:『來杯涼茶好嗎?』未等我傳話,聽見堂姊說:『涼茶不錯。』
男的跳起來大叫:『好,涼茶,涼茶不錯,我去買。』說完興高彩烈,連跑帶跳向商店跑去。』

不一會兒,男的跑回來,手裡捧著三大杯涼茶,汽水呢?沒有汽水。

我暍了一口涼茶,苦苦的,很不好暍。我一直抱怨涼茶很苦不好暍,汽水甜甜的才好暍。以為男的會再跑一趟,為我買汽水,結果他沒有。我很不高興,整個約會,我都著嘴巴,拉長臉孔,吵著要回家。我把約會的氣氛弄得一團糟,後來草草結束,提早回家。

現在我針對這次約會,徹底檢討,仔細分析,我發現做錯三件事;

第一,稱男主人為(我傍邊那個男人),是很不禮貌的,難怪堂姊鄒眉頭。我應該先做功課,找出男主人的姓名,請教堂姊或長輩,如何稱呼他?
第二,作為一個傳聲筒應該是直接了當,一字不誤,傳達雙方的訊息,不可以加油添醋,自作主張,把自己的想法加進去。
第三,要顧全大局,不可義氣用事, 攪壞整個約會的氣氛。

想不到一件小小的約會,竟然錯誤百出,難怪第二次主人不要我了。

我下定決心,從今以後,如果,我還有機會再當電燈泡,我一定會改正錯誤,認真努力,把電燈泡的角色扮演好。

但是,現在的我,已經是花甲之年,還有機會再當電燈泡嗎?

* (2013年3月5日,刊於世界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