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 林 文 學 網 站
(www.chinling.com)
Chinese Literature Site - Chinese Novel, Essay, Short Story, Joke...

1956同學會
(作者:廖倩玲)

四月六日,我隨外子參加新竹中學1956年的同學會。在夏威夷的遊輪
上舉行,同學來自臺灣,加拿大,美國各地,為期八天。我把這八天中
,有趣的事情記錄下來。

(1) 歲月催人老

四十多年來,外子第一次參加同學會,心情非常興奮和緊張。一連好幾
天同學們熟悉的臉孔,年少輕狂,喜笑鬧罵的情景,不斷出現在他的腦
際。

第一天,上了遊船,進入大廳,看見一大群白髮蒼蒼,老態龍鐘的東方
人站在那裡朝我們這邊張望,聽見有人竊竊私語:「那兩個老家伙是誰
?」。
忽然一位老頭子衝出人群,跑到我們面前,用手指著外子,興奮的叫道
:「你是,你是,你是,,,」
外子楞了一下,也指著他,激動得大叫:「啊!你就是陳,陳,陳,,
,」
彼此都想不起對方的名字來。

原來那群老年人都是新竹中學的同學和他們的眷屬。歲月催人老,走過
半個世紀,每個人的臉孔,體形都有很大的改變,大家已經不是黑髮平
頭,穿黃卡其制服,年輕英挺的中學生了。


(2) 喜見劉珂

劉珂同學,曾經在沙烏地阿拉伯,瑞士,歐州等國家工作,經年在世界
各地跑來跑去,很難和他連絡上,其他的同學也沒有他的音訊,前幾次
的同學會他也沒有出現,劉珂到底到那裡去了?

忽然有人傳說劉珂去世了,同學們聽了都非常驚訝和悲傷。在上次南歐
旅遊的同學會上,特別把劉珂的名字提出來,大家低頭默哀三分鐘。

在1964 年,劉珂和外子謝棋豐一同出國,兩人並未約定,卻坐同一班
飛機,抵達舊金山,外子跟著劉珂住在他朋友家,第二天,兩人再坐飛
機,各奔前程。印像還非常深刻,如今聽到劉珂去世的消息,外子竟然
涕淚縱橫。

料想不到,最近有人發現劉珂仍然健在,目前住在德州,人好好的。

這次同學會劉珂帶著太太來參加,大家看見他,高興得不得了。

有好幾位從來不參加同學會的同學,今天紛紛出現,他們說:「如果再
不出現,可能會步劉珂的後塵,名字被提出來,默哀三分鐘。」

1956年次畢業的同學,共一百二十名,已經有十八名蒙主征招。世事
多變,歲月幾何,大家很珍惜這次的相聚。


(3) 與老師共遊,不亦樂乎

之前,聽說彭商育老師要參加這次的同學會,我們聽了都非常高興,
一方面也為他擔憂。學生的平均年齡六十五歲,老師起碼也有八十多
歲吧,八十多歲的高齡,要坐船,坐飛機,長途跋涉,旅途勞累,身
體受得了嗎?

我第一次在船上的餐廳,看見彭老師,嚇了一跳,彭老師還這麼年輕
,頭髮濃黑,臉上鄒紋很少,肩背挺直,說話聲音宏亮。我對旁邊的
服務小姐說:「他是我們的老師。」
小姐半信半疑:「真的嗎?他看起來和你們一樣。」
坐在一旁的師母,健康年輕,笑逐顏開。

彭商育老師是一位很優秀的數學老師。他除了認真教學之外,還有一
套特殊的教學方法,他啟發同學自動自發溫習功課,勤做習題,瞭解
公式的來龍去末。所以當年的大專聯考,99%同學金榜提名,一半以
上進入台大的理工學院和醫學院,而數學成績是全省之冠。

彭老師著了一本數學書,我當時就讀新竹女中,也買了一本來看,每
天按照書上做習題,得益良多。那時住在新竹從未見過老師,四,五
十年後,走了數千里路,千里迢迢,卻在夏威夷相見,人的因緣際會
,真的很奇怪。

我們現在請教老師的,不是數學問題而是養生問題。
彭老師說:「我每天一早起床,到操場去走路,走好幾里路,然後去
買菜,辦理事情,回家吃午飯,休息一會之後,又去操場走路,直到
黃昏才回來。多走路,多運動,讓血液循環。」
「老師平常吃些什麼?」我問。
「我什麼都吃,雞,鴨,魚,肉,青菜,水果,樣樣都吃,想吃什麼
就吃什麼,只要不吃太多。」彭老師說。

我們這些上了年紀的人,吃的方面顧忌多端,肥肉不能吃,怕血管阻
塞,蝦蟹不能吃,怕膽固醇過高,鹹的不能吃,怕血壓高,甜點糕餅
不能吃,怕血糖高,,,這不能吃,那不能吃,結果還是百病叢生。

彭老師說:「什麼都可以吃,想吃就吃,只要不吃太多。多走路,多
運動。」這就是他的養生密訣,我們又上了一課。

在旅途中,同學對老師照顧得無微不至。吃飯時,一大群人送茶送水
,夾菜盛飯。上廁所時,一大群人陪伴著去。走在路上時,一大群人
族擁著,前呼後應,左扶右牽,想來皇帝出巡,總統下鄉也不過如此。

那個時代,學校,社會,家庭,教育我們要尊師重道,半個世紀以後
,我們仍然身體力行。

我們很高興彭老師與師母能參加這次的同學會,也感到非常榮幸,試
問六十五歲的人,有幾人能與老師同遊?


(4) 笑話連篇

李榮輝的太太很會說笑話,每次集會,大家都要求她上台說笑話。她
說的笑話真的很好笑,有人笑得前仰後合,有人笑得從椅子上跌下來
,有人笑得在地上打滾。她是這次同學會的開心果,大家封她一個雅
號『黃后』

她說了很多笑話,其中有兩則,精簡扼要,非常傳神,記錄如下:

兩位多年不見的老友重逢。
甲問乙:「你現在在幹什麼?」
乙回答:「我白天幹校長,晚上也幹校長。」
接著乙又補充道:「我的老婆也是校長。」

*****

偉哥不要吃太多,吃一棵剛剛好,讓你快快樂樂。
吃兩棵會生病。
吃三棵會致命,而且死翹翹以後,連棺材的蓋子都蓋不起來的。


(5) 患難見真情

四月十三日同學會圓滿結束了,大家依依不捨互道珍重再見。台灣來
的同學於十四日十二時乘飛幾回台灣,美加來的同學則於不同的時間
,坐不同的飛機各自回家。

十四日下午三點鐘(夏威夷時間) ,我們和盧桂雄夫婦一同搭乘美國
航空公司班機,飛往洛杉磯。

盧桂雄同學儸患柏金斯疾病,行動不便,處處須人扶持和照料。整個
旅途,盧太太不辭辛苦,體貼細心照顧丈夫,讓人非常感動。他們住
在洛杉磯,飛機降落後,我們在機場告別。我望著盧太太一手攙扶丈
夫,一手提著笨重的行李,在走道上蠕蠕而行。忽然感觸良多,年近
黃昏,榮華富貴,學位名利,已經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夫妻之間,
仍然擁有彼此。

揮別了盧桂雄夫婦,繼續我們的航程,改乘西北航空公司到底特律,
然後再轉機到紐約州首府阿伯尼。

在洛杉磯機場,轉換不同航空公司,非常麻煩,因為沒有通道相連,
要到外面搭巴士到西北航空司,要重新畫票,要重新作安全檢查,折
騰了一個多小時,進入候機室,因為時差的關係,已經是當地時間午
夜十二點了。

這時饑腸轆轆,準備找一家餐館大吃一頓。想不到所有的餐館,商店
都關門大吉,候機室也沒有賣冷飲和零食的機器,根本買不到東西吃
。我身邊帶了一瓶水,只好拼命喝水,越喝越餓,外子餓得手軟腳酸
,半躺在椅子上休息

午夜一點半鐘左右,有一班從夏威夷來的飛機。出乎預料之外,陳汝
政夫婦,林健一夫婦,陳振天夫婦都坐這班飛機。原來他們也要在洛
杉磯轉機到底特律,剛好與我們同一班飛機,想不到大家又會合了。
謝棋豐一看見他們便訴苦道:「商店都關門了,買不到東西吃,我們
已經挨餓很久了。」
陳汝政連忙從口袋裡掏出一包飛機上帶下來的花生,林健一從手提包
找出一小包圓形餅乾遞給他,他便大吃起來。
陳振天太太說:「我早上買了四條香焦,吃掉兩條,還有兩條。」說
完打開行李袋,翻來翻去,東找西找,就是找不到。原來香焦放在朔
膠袋裡,陳振天以為是拉圾,剛才下飛機的時候,順手丟進拉圾箱去
了。

陳振天夫婦立刻跑到拉圾箱,低頭東看西看,不好意思伸手進拉圾箱
,因為附近坐滿了旅客,他們看了一會又跑回來。

這時謝棋豐已經把花生,餅乾吃完了,還一直叫餓。陳振天夫婦只好
硬著頭皮又回到拉圾箱,在眾目睽睽下,顧不了顏面,兩人伏在拉圾
箱上,伸手進去,翻呀找呀,終於找出一隻朔膠袋,打開一看,果然
有兩條香焦,陳太太把香焦給謝棋豐,他狼吞虎嚥,幾秒鐘的時間就
把香焦吃完。之後,不再叫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