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 林 文 學 網 站
(www.chinling.com)
Chinese Literature Site - Chinese Novel, Essay, Short Story, Joke...

冷戰的日子
(作者:廖倩玲)

在一個同鄉會的餐聚上,一位太太自豪的說:『我和我先生結婚二十年,從來不吵架。』大家一臉錯愕,注視著她。有人驚訝的問:『真的嗎?你們結婚二十年都不吵架?』那位太太驕敖的回答:『是真的。』

結婚的男女,朝夕相處,怎x可能不發生磨擦,有磨擦就有爭執。拿我自己來說,結婚之後,常常和丈夫吵架,尤其在兒女幼小的時候,幾乎三日一小吵,五日一大吵。吵完之後又冷戰,真是沒完沒了。

隨著年齡的增長,吵架的次數減少了,但冷戰的時間卻拉長了。

其實,冷戰比吵架更勞民傷財,耗費時日。吵架只要幾分鐘,頂多不超過半小時,吵完就結束了。冷戰可能要幾小時,幾天,幾星期,甚至幾個月不等。冷戰比吵架殺傷力更大,不要以為冷戰的方式比較溫和,但,柔和的雨滴,滴在僵硬的水泥地上,假以時日,也會滴成洞。

有些妻子趁冷戰時罷工,給自己放個長假,除了不說話之外,也不做家事,不煮飯,不接送兒女上學,晚上把老公趕到客廳去睡沙發。結果孩子沒飯吃,哭哭鬧鬧。家事沒人做,屋裡亂七八糟。老公要上班又要接送小孩上學,晚上沒睡好。弄得蓬頭垢臉,疲憊不堪。只好委曲求全,低頭認錯,早點結束冷戰。

我們夫妻的冷戰,拖延很久,因為我不用這個方法。冷戰期間我照常做家事,照常煮飯,也煮他的份,他也照樣吃我煮的飯菜,只是不說話。睡覺時,我沒有趕他去客廳睡,他也沒有主動去睡沙發。我們仍然睡在同一間房間,躺在同一張床上,背對著背,蓋同一張棉被,不說話,也不做其他事情,我們只是清清白白,蓋棉被純睡覺。像這樣不痛不癢, 傷不到對方一根汗毛的冷戰,當然會持續很久。

在同一個屋簷下,兩人不說話,彼此要溝通,要傳達消息,是很困難的。當然我可以用 E-mail 寫信給他,打電話傳簡訊,在黑板上留言。但是效果不佳,不能得到即時的回應。比較好的方法是請第三者當傳聲筒,替我們傳遞訊息。

有一天,我正在廚房煮飯,兒子在餐桌上玩電腦,丈夫正坐在沙發上看報紙。我忽然想起月底要繳地稅,不知他繳了沒有?但是我不願意先開口向他說話,靈機一動,大聲
叫兒子的名字:『Joe,』兒子回過頭來,認真聽我說什x?我說:『Joe,地稅月底到期,你繳了沒有?』兒子一臉茫然,不知我說什x?
這時,丈夫立刻回應:『Joe,我早就繳了,不用你囉唆。』
兒子恍然大悟,哈哈大笑:『原來您們又在冷戰,把我當傳聲筒。』說完繼續玩他的電腦。
我很高興,達到我傳遞消息的目的。

隔了一會兒,我又大聲說:『Joe,我好心提醒你,你竟然嫌我囉唆。』
他也大聲回答:『Joe,妳明明知道我會去做的事情,說了又說,煩不煩人!』
我更大聲說:『Joe,上次繳水費,我不提醒你,早就被罰了。』你一句我一句,聲音越來越大,情緒越來越激動。我們不是在傳達消息,而是在指桑罵檜的互相叫罵。
兒子板起臉孔說:『我是傳聲筒,不是桑樹!』說完,趕快收拾電腦,離開現場。

冷戰持續久了,室內的空氣變得稀薄,有窒息的感覺。老實說我很想和他說話,但我嚥不下那口氣。偶而我用眼角偷瞄他一下,看他在做什x?他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正在上看報紙。我發現他從報紙的邊緣偷窺我,當兩人的目光相遇,立刻閃躲,維恐避之而不及。冷戰最好速戰速決,冷戰太久會把人折磨致死。

冷戰終於結束了。像雨過天晴,陽光普照,感覺溫暖而舒適。像老友重逢,一見如故,感覺熟識而親切。像心頭放下一塊大石,感覺輕鬆而愉快。

所有的吵架,冷戰都發生在丈夫身體健康的時候。自從他生病以後,我們再也不吵架,也不會有冷戰了。因為他百病纏身,每天與病魔搏鬥,日夜在病痛中掙扎,自身難保,沒有能力去管身外之事。我有時向他抱怨,發嘮騷,但沒有反應,根本吵不起來。

丈夫已經病了四年,最近朋友看見我都會關心的問:『妳先生的病好點嗎?』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人老生病就像樹老有病,有病的老樹,只會一天比一天凋零,不可能一天比一天茁壯。

我很懷念那些吵架,冷戰的日子。我常常在想,那些日子還會再回來嗎?

.

*(2013/2/28 刊登於-世界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