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 林 文 學 網 站
(www.chinling.com)
Chinese Literature Site - Chinese Novel, Essay, Short Story, Joke...


申請入營
(作者:廖倩玲)

(1)

很多人想申請加入裸體營,都不得其門而入。也有很多消息靈通人士 ,知道一兩家裸體營的地址,曾經駕車兜風,順便(不是特地)經過 ,也曾經翻牆越籬,穿孔鑿洞觀察(不是偷看)過,總以為門衛森嚴 ,申請困難,不敢去嘗試。

我把從海倫營帶回來的說明書和申請表格,拿出來仔細閱讀。 其實申請加入裸體營,手續很簡單,只要有;
1) 倆位會員的介紹和推薦。
2) 填寫一份申請表格。
3) 交二十元申請費。
4) 從七月初開始到十月底結束,這期間會員必須住在營裡。
按照上述事項去做,就可以了。

不過申請之前,先弄清楚加入裸體營的目的是什麼?如果是為了大飽 眼福,看看年輕漂亮,身材窈窕,曲線靈朧的小姐,那你會很失望。 如果是為了修心養性,吃齋唸經,修道成佛,裸體營沒有那麼高的境 界。如果是為了尋找內心的寧靜,逃避城市的聲色犬馬,過原始簡單 的生活,裸體營是很好的去處。

我問桃:『妳申請裸體營的目的是什麼?』
『我現在的生活,很無聊,想換另一種生活方式。』接著她問:『妳 呢?』
『我想到荒山野嶺,過自由自在的原始生活。』
我們都自以為裸體營的生活對我們很合適,所以決定申請。

按照申請手續第四項規定,會員每年要住在營裡四個月。
我們的公司每年給于員工的假期是;休閒假十五天,病假十五天,事 假五天。如果整年無病無痛,連一個噴涕都不打,不請病假,不請事 假,不請休閒假,總共加起來也只有一個月零五天。還要請三個月的 假,才能湊足四個月。除了婦女生產或其他重大疾病之外,公司絕不 會讓員工在一年之內請三個月的假,除非員工自己願意棞被包走路。

那怎麼辦?只好直接找上司柯先生談談,看能否讓我們請三個月的假?


(2)

秘書小姐蘿拉,正聚精會神在案前打字,一雙碧綠的眼珠子,在紙張和鍵盤之間飄來飄去。 今天,她穿一件湖綠色散滿圓形花紋的短裙,領口,袖口,裙端滾著墨綠色的邊,領口開得低低,深深的乳溝在長髮遮掩下,若隱若現。 穿這件衣裳讓蘿拉看起來特別青春性感。

我為了請假的事要找蘿拉,正走過去。沒想到執行組馬組長,捷足先 蹬,快我一步走到蘿拉面前,他把手裡的一疊報告放在桌上。
『蘿拉,妳願意幫我打這份報告嗎?』馬組長問。
『當然願意。』蘿拉抬起頭向他嫵媚一笑。
『標題用十八點大型字體,其他用十二點就可以了,每一段落,間隔 兩行空白,,,』馬組長在報告上指指點點,要蘿拉這樣那樣做。
蘿拉唯唯諾諾,並在報告上用鉛筆作記號。
『把這份報告打好,我一定重重犒賞妳。』馬組長說。
『犒賞什麼?』蘿拉把鉛筆咬在嘴裡,撒嬌似的問。
『那就要看妳打出來的報告,能否令我滿意囉。』
『包你滿意。』蘿拉說著把垂在胸前的長髮,用手輕輕往後一撥。
馬組長的目光投射在那彎彎曲曲迷人的弧線上。
『只要我滿意,蘿拉小姐要什麼都可以。』
『真的嗎?』蘿拉嬌嗔的問。
『真的。』
『如果,如果,,,我要天上的星星?』蘿拉小姐俏皮的問。

就在這時,上司柯先生從班公室走出來。
馬組長靈敏機智,立刻轉變話題:『蘿拉,報告打好,複印兩份交給 我。』
『知道了。』聰明的蘿拉也唱和著。
馬組長說完向柯先生鞠躬問好,兩人有說有笑走出辦公室。

乘沒有人,我趕快走到蘿拉面前說:『我和桃因為請假的事情,要與 柯先生定下約談時間。』。
蘿拉翻一下行事曆。
『整個上午,柯先生都要開會,下午可以嗎?』
『可以。』
『下午兩點鐘,怎麼樣?』
『好的。』
蘿拉在行事曆上登記一下,又繼續打她的字了.


(3)

柯先生是新聘的主管,在這裡任職只有三個多月。新官上任一把火,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這個現象。平日除了開會,交代工作,走廊上遇 見,點頭打招呼之外,很少和他交談,他給我的印像是客氣,有禮貌 ,對人和藹可親。 但,每天和他接觸的蘿拉卻說:『不要看柯先生彬彬有禮,和藹可親的樣子,其實他說起話來很刻簿的。』 會嗎?我們不太相信。

下午兩點鐘,桃和我走進柯先生的辦公室。裡面很寬敞,正面全是落 地玻璃窗,窗上掛細條百葉簾,光線明亮。辦公室左側,一張巨大的 紅木辦公桌,配兩張紅木扶手靠背椅,後面是一整排書架,旁邊放一 個長形鋁製的公文檔案櫃,陳設不算豪華,但比起我們這些小職員, 二十多人擠在一間房間,要高明多了。「在美國人人平等」這話可不 要說太大聲。柯先生正低頭批閱公文,一見我們進來,便笑容可鞠的 說:『請坐,請坐。』 等我們坐定之後,他問:『有什麼事嗎?』

柯先生中等身材,滿臉洛腮鬍,他的眼睛,鼻子,嘴巴都埋在長長的 鬍鬚裡,所以到現在我還搞不清楚他的五官長相。 我發現他的眼睛不大,但目光炯炯,藍澄澄的眼珠子,轉來轉去,非常靈活,看起來精明能榦。

『安和我想請假三個月,去參加暑期露營,請柯先生批准。』桃開門 見山,長驅直入,恭恭敬敬的說。
『是什麼樣的露營要花那麼多的時間?』柯先生皺起眉頭。
我們當然不好意思告訴他是裸體營,便吱唔其辭:『就,就是普通的 暑期露營。』
他把手上的筆放下,低下頭,沒有說話,好像在考慮。
我猜他不會批准的,反正我們也不存太大的希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柯先生還是不說話。
隔了很久,他終於抬起頭來,露出笑容:『當然批准,妳們快快樂樂 去露營吧!』
我們聽了,高興得從椅子上跳起來,想不到柯先生這麼好商量。
『謝謝,謝謝,這真是太好了。』桃感激不盡的說。
『謝謝,』我也附和著。
『我看三個月不夠,不如多請三個月,湊足半年?』柯先生笑嘻嘻的 建議。
『夠了,夠了,我們還有一個月的假期,加起來四個月,夠了,夠了 。』我高興得手舞腳蹈。
『我想不夠,請半年吧!』柯先生仍然笑著說。
『夠了,夠了,』我和桃不約而同的說。
『我想不夠吧,不如請個一年,兩年,,,乾脆妳們不要回來算了! 』他的笑容突然消失,聲音變得冰冷尖銳:『這是三百多名員工的工 廠,每天都要有人維持操作,妳們兩人同時請三個月的假,如果大家 都像妳們一樣,工廠還要開嗎?關門算了!』
這時他聲色俱厲,把手重重往桌上一拍,『啪!』的一聲巨響,桌面 上的電話,筆筒,書本,公文,,,雞飛狗跳起來。

我和桃呆住了,張大眼睛,妳看看我,我看看妳,嚇得臉無人色。
柯先生大發雷霆,把我們教訓一頓,最後問:『你們自己作個選擇,要露營?還是要工作?』
『要工作,要工作,,,』我們的頭像倒蒜似的,點個不停,揖揖嚅嚅的說,說完趕快退出辦公室。


(4)

請假不准,休想參加裸體營。
桃把詳細請形告訴比仁叔叔,並打消申請的念頭。

幾天後,比仁叔叔打電話來:『我找到法律漏洞,申請規則,雖然規 定「從七月初到十月低,會員必須住在營裡」,但沒有說全時間 (full time) 或部份時間(part time),如果妳們星期一到星期五照常工作,週末住在營裡,也是合法的。』
『這樣做妥當嗎?』我問。
『找法律漏洞又不是犯法,有什麼不妥?』桃說。接著又說:『比仁 叔叔是新會員評審委員之一,也算是海倫營的大將高官,舉足輕重的 人物,他說合法就是合法,不必多問了。』
『這樣說來,我們是走內線?』
『少嚕囌,趕快填寫表格,報名申請吧!』桃催促著。

申請表格共三張,第一張填寫,姓明,地址,出生年月日,學歷,職 業,,,等等。第二張和第三張有八題問答,問題中又有「是非」題 ,如過答「是」,又要回答五選一的選擇題。

桃說:「回答問題有一個秘決,就是要投人之所好,填表如同發表選 舉諾言,要說選民喜歡聽的話。如同談情說愛,唱情人愛唱的調。」 她的意思是要我先瞭解審查表格者要的是什麼?
譬如第一題:『你對海倫營的前瞻?』
『我不知道創辦人海倫太太對裸體營有什麼抱負和心願,也不知道評 審委員對海倫營有什麼理想和期待。他們是不是要把海倫營擴充增大 ,成為一個龐大的團體,就像政黨一樣,左右政府政策的推行,影響 國家的所作所為?還是只想把裸體運動普遍推廣,慰為風潮,深入全 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讓所有人,包括徐娘半老的女皇,悱聞超多的柯林頓,老的嫩的布希 ,不黑不白的奧巴馬,殺人不乍眼的賓拉丹,還有老江,老胡,老習,以及老李,阿扁,老馬 ,,,個個脫衣脫褲。不分富貴,貧賤,聰明,愚蠢,美麗,醜陋,年青,老邁,,,人人一絲不掛,大家平等平權?』我問桃。

『不知道,我們還是去問比仁叔叔吧!』她回答
在電話上,比仁叔叔說:『妳們隨便填好了。』
『不填,空著可以嗎?』
『不可以,』比仁說,接著又說:『其實妳們隨便填,反正沒有人看。』

我的天!我這一生不知道填過多少表格,回答過多少問題,每次申請 學校,找工作,進醫院,向銀行貸款,申請護照,報稅,申請入籍, ,,。對表格上每一個問題都戰戰競競,刻盡心思,工工整整的填寫 ,原來沒人看?!

桃又說:『有一條問題,問得很無聊,「你入營後是否願意成為一位 好會員?」答案一定是「是」或「願意」,如果回答「不是」或「不 願意」,也許不會被錄取,不錄取,我申請幹什麼?』

又有一題問:『你有沒有欠錢?是否曾經宣告破產?』
『我們只是申請加入裸體營,又不是向銀行貸款?為什麼問這些問題? 』我問。
『一般行為端正的人,信用都比較好。』桃回答。
這話倒很有道理。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終於大功告成,把表格填好,送出去。
兩星期後收到通知,我們正式成為海倫營的會員,而且很快就搬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