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 林 文 學 網 站
(www.chinling.com)
Chinese Literature Site - Chinese Novel, Essay, Short Story, Joke...


東方遊客
(作者:廖倩玲)

(1)

電話鈴響了,拿起聽筒,原來是管理接待室的秘書小姐荷莉打來的。荷莉小姐就是我第一次訪問海倫營,在接待室看見的曲線玲瓏,體形健美的中年女人。
荷莉用十萬火急,房子快塌下來的聲音說:「安,快!快到接待室來,幫幫我的忙!」
「幫什麼忙?」我問。
「剛剛來了兩部大型的遊覽巴士,載著一百多名遊客,聽說要來參觀我們的裸體營,那些遊客很像中國人,又像日本人,也可能是韓國人或泰國人,,,我也分不清楚,反正都是亞洲人,不要多問了,趕快來。」荷筣說。
「好的,我馬上來。」
「外人很多,最好穿上衣服。」她補充一句便把電話掛斷了。

我急急忙忙,穿上一條牛仔短褲,一件短袖襯衫,衝出大門,往山
坡上跑。

遠遠看見兩部巨型遊覽車,停在接待室的門前,車頭掛著『金龍巴士』四個大字,車身寫著『錢通旅遊公司』『發財巴士,天天出發』,『鴻運到頭,一夜致富』等等字樣。整個車身漆成淡藍,深藍和白色,顏色的搭配不土,倒是那些字眼,什麼金呀,錢呀,發財呀,,,有點俗氣。難道中國人除了賺錢,發財之外,別無大志?


(2)

聽見一陣陣嘈雜的聲音,有人尖聲高叫,有人肆無忌壇『哈哈』大笑,遊客不像在談話,好像在隔河對岸,唯恐對方聽不見,彼此高聲呼叫吶喊。原本寧靜的山谷,突然變成吵吵鬧鬧的菜市場。

我快步走進接待室,看見四五個東方男人圍在櫃台前正與荷筣談話,荷筣一看見我像見了救星,立刻站起身向我招手。

我走過去,荷筣向我介紹:「這幾位先生是旅行團的負責人。」
一位身材中等,四十歲左右,西裝畢挺,穿著非常正式的男人,首先開口:「我姓陳是錢通旅遊公司的的導遊,負責帶領 A 隊。」
另一位年紀很年輕,個子高高,穿卡其褲和格子襯衫的男人說:「我姓胡也是錢通旅遊公司的的導遊,負責 B 隊,這位是我的助理。」他指著旁邊一位穿白襯衫的男人說。
「我不是助理,是副導遊。」穿白襯衫的男人立刻糾正他。
「助理導遊和副導遊有什麼不同?吹毛求庛。」胡導遊不肖的說。
「當然不同,副導遊是坐第二把撟椅,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之禍福,萬一正導遊翹辮子了,副導遊就可取而代之,成為正導遊。而助理導遊只是替正導遊打打雜。」
旅遊公司,又不是政治機構,也會有權力衝突,名位爭霸的現象?

我也把自己簡單介紹一番,然後問:「有什麼事要我幫忙?」
「我們是從紐約市到佐治湖來遊覽的旅行團,很多團員想要見識見識裸體營,不知道貴營可否讓我們進去參觀?」陳導遊彬彬有禮的問。
「我們這裡不是旅遊景點,不開放給公共參觀。」我回答。
「我們願意出錢,買門票進去。」有一個男人說。
我聽了非常生氣,他把海倫營當成什麼?動物園?還是跳脫衣舞的戲院?
我按奈住怒氣,低聲下氣說:「我們這裡只是家庭式的暑期露營地方,沒有什麼好看的。」
「我們駕了三個多小時的車,旅客都興致勃勃,要來參觀裸體營,沒想到吃了閉門糕,他們一定很失望的。」陳導遊垂頭喪氣的說。
我想了一下,竟然說:「好吧,你們可以進來參觀。」
「那太好了!」他們鼓掌叫著。
我聽見陳導遊低聲對胡導遊說:「這樣一來,我們這條旅遊線,有很好的賣點,以後會吸引更多的遊客。」
「我們要好好把握這機會。」胡導遊說,忽然他回過頭來問我:「我們要買門票,多少錢?」
「免費,不要錢,不用買門票。」我一字一句,鏨釘截鐵,重重的說。
胡導遊立刻奔出門外,向著遊覽車大叫:「快!快!快來參觀,免費,不用錢的。」
遊客從車上一擁而下,衝進接待室。幾分鐘的時間,把接待室擠得水洩不通。
荷筣有點緊張,拉著我問:「這麼多人,妳讓他們進來參觀?」
我安慰她:「不要緊張,我會處理的。」我胸有成築,想起了第一次訪問海倫營,脫光衣服入營時的心態。

(3)

陳導遊拿著像喇叭似的擴音器,對大家說:「請大家安靜,排好隊伍,準備入營參觀。」
旅客都安靜下來,排好隊,等待入營。
我向陳導遊借了擴音器,對著啦叭口大聲的說:「歡迎你們來參觀海倫營。」停了一會又說:「如果你們抱著來看年輕漂亮,曲線玲瓏的小姐的話,你們會很失望的,因為海倫營只是一般家庭式的暑期露營,會員都是中年夫妻,小孩子或退休的老年人,沒什麼好看的。」我以為這番話會讓一些人打退堂鼓,沒想到大家站著原封不動。
一位遊客提高嗓子說:「我們是來研究裸體營的環境和會員的生活情形,不是專門來看年輕小姐脫衣脫褲的。」他的話冠冕堂皇,其他遊客聽了,佩服得五體投地,畢竟也替自己不正當的行為找到正當的藉口。

接著我把海倫營的歷史,創辦的經過,四周的環境,會員的生活和育樂情形作了個詳細的報告。遊客急著想進營參觀,誰有心情聽我婆婆媽媽,長篇大論。他們開始東張西望,心不在焉,對我的演說,根本就是有聽沒有到。

我趕快結束談話:「好了,我的報告到之此為止。」
這時掌聲如雷,我正在沾沾自喜,覺得自己口才還不錯。
忽然,聽見有人竊竊細語:「謝天謝地,終於講完了。」

我向大家宣佈:「要進去之前,請大家作點準備。」
「準備?準備什麼?」大家都覺得很奇怪。
「按照海倫營的規定,凡是入營訪問的客人,一律要脫光衣服。」我說。
「脫光?妳是說不穿衣服?」有人問。
「是的。」
一位年紀較老的婦人說:「要我脫光衣服,打死我都不幹,不進去了。」說完拉著幾位同伴,回車廂去了。
幾位年輕小姐站在旁邊,猶豫不決,其中一位小姐問:「脫光,是不是連奶罩,內褲也要脫掉?」
「當然,穿著奶罩,內褲怎麼叫脫光?」一位男士主動回答。
「我不進去了。」說完掉頭就走,所有的小姐也跟在後面,一邊走一邊喃喃私語:「划不來,還沒看到別人,自己先被別人看走了。」
女人走了,小孩也跟著走了,只剩下男人。
一位頭髮半白,六十多歲的老先生,道貌岸然的說:「在大庭廣眾脫光衣服,傷風敗俗,不成體統。」說完氣憤憤的走出接待室。
幾位中年男人也陸陸續續走了。只剩下十多位年輕男人。

其中有一位高個子問:「剛才那老頭子,是不是在罵我們?」
「不是,他是罵那些裸體營裡的人。」有人自作聰明的回答。
「那為什麼剛才不說,現在才說。」高個子疑惑的說。

隔了很久。「脫就脫,怕什麼!」有人拍拍胸膛,大步走進洗手間,準備脫衣服,其他的人也跟著進去。


(4)

陳導遊對胡導遊說:「只剩下十六人,一個領隊就夠了。」
「其實大部份都是 A 隊的遊客。」胡導遊回答。
「今天由你獨挑大樑,帶他們進去罷。」
「我看您比較合適。」
兩人把燙手的洋山竽,拋來拋去。
最後陳導遊懇求道:「我年紀大,不好意思脫,你年輕力壯,幫幫忙吧。」
胡導遊很不情願,但沒辦法,只好勉強說:「好罷,就由我帶領進去。」
十六個人進去洗手間,只有八個人脫了衣服出來,其他的人不知去向?八個人裡面,有兩人沒有完全脫光,還穿著白內褲,其中一人的內褲洗了不知幾百次,又舊又憋腳,白色已經變成黃色,屁股後面還有好幾個洞洞,大家都往他屁股瞧,而且竊竊私語,笑個不停。

人的衣著,應該表裡一致,外面穿得好,裡面也要穿好,因為常常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譬如現在這種情形,或車禍,或急病,,,。
我對兩位還穿內褲的男人說:「你們不合格,請進去把內褲脫 掉。」
兩人趕快跑進浴室去。
其他六人抱著衣服,遮住下體,彎腰駝背,靠在門邊,擠在一起。

荷莉跑過來,對他們說:「那邊有個櫃子,請你們把衣服放在那裡。」
記得我第一次訪問海倫營,她也對我說過這句話,而且完全相同的一句話。
他們把衣服抱得更緊,都不願意把衣服放進櫃裡。

這時胡導遊走過來,問:「你們還要進去參觀?」
「,,,」六個人不說話,開始猶豫,不知道要進去還是不進去?
「聽到小姐的話沒有?把衣服放進櫃裡。」胡導遊命令道。
然後好言相勸:「我看算了罷。」
「好,算了,,,」六個人異口同聲,頻頻點頭,然後衝進洗手間,穿衣服去。

所有的遊客陸陸續續回到車上。
最後離開之前,陳導遊對我說:「對不起,我們打擾了。」
「那裡,那裡,歡迎你們下次再來。」我說。
「我看遊客是不會再來了,除非你們把營規修改一下。」
「這,這,,,」我不知該如何回答。
「修改一下營規,可以開擴你我雙方的財源,也給遊客不少方便,請妳向上級反應。」陳導遊一本正經的說,接著掏出一張名片說:「這張名片有我的地址和電話,如果有好消息請跟我連絡。」
我收下名片,目送他上了車。

一會兒,兩輛巨型的遊覽車,載著一百多位遊客,也載著都市的繁華,熱鬧,喧囂,,,離開了海倫營。

四周回復剛才的寧靜,我望著翠綠的山野,濃密的樹林,清澈的溪流,,,我想海倫營應該保持原狀,營規不需要修改。

於是我把名片捏成一團,丟進拉圾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