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 林 文 學 網 站
(www.chinling.com)
Chinese Literature Site - Chinese Novel, Essay, Short Story, Joke...


疑雲
(作者:廖倩玲)


(1)

我提著一大籃衣物到山坡下的溪流去洗。說來好笑,住在裸體營,每天光著身子,那來衣服可洗?翻翻籃內的衣物,大部份是床單,被罩,睡衣,抹布,,,也有衣服。因為營地在山上,早晚比較寒冷,穿衣可保暖。在裸體營還穿衣服,這不是掛羊頭賣狗肉嗎?

山坡上的草很長,有的蓋住小徑,我把草撥開,慢慢地走。
草叢中幾朵金黃色的野菊正盛開著,雜在一片綠草中,特別顯眼。
鳥在樹林中鳴叫,但,看不見鳥。

山坡底下,溪流的水,淳淳的流著,流過山間,流過平地,流向海洋,,,。

走著走著,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我停下腳步,仔細察看,原來左邊樹林,有一對情侶在談情說愛,我向左邊再走兩步,看個清楚,男的臉向著我。原來是中治,史勒股票公司的總裁,他短小精幹,精力充沛,看起來像中年人,其實年紀已經不小了,如果不是禿頭,沒有人相信他是六十歲的老頭子。

女的背對著我,而且身體被一棵大樹擋住,看不清楚,只看到小部份淡黃色的頭髮和左邊瘦削的肩膀。我想不用懷疑,也不用多看了,一定是中治的情婦麗麗。但麗麗的髮色較深,肩膀也比較豐瘐。不過六十歲的中治,不跟情婦麗麗還會跟誰?

住在這空曠的山野,情侶夫妻,到野外來談情說愛,甚致翻雲覆雨是很平常的事。不值得大驚小怪,也沒什麼好看的,我舉起腳步,繼續往下走。就在這時,傳來一陣清脆的「咯咯」笑聲,聲音有點熟悉。 我站住,再往左邊樹林張望。

中治像三四天沒有吃喝的飢渴男人,前面擺著一桌豐盛的筵席,貪婪的眼睛虎視眈眈著食物,垂涎慾滴。
中治的雙手撫模著女人的胸脯,並低下頭不知道在幹什麼?女人不停地扭動身體,「咯咯」地笑個不停,女人整個身體倒在中治的懷裡,接著兩人滾在地下,埋在草叢裡,躲在樹的背後,完全看不見了,,,隱隱約約聽見女人輕微的呻吟聲,,,。

對一位單身未婚的女人來說,這是極為煽情的一幕,我覺得臉紅耳赤,心跳呯呯,不宜再呆下去,趕緊提著籃子飛快往山坡下跑。

我滿身大汗,心不在焉,把衣物亂七八糟,亂洗一場,洗完以後,提著籃子爬上山坡。

我停在剛才站過的地方,有一股好奇心,想要知道那個女人是不是麗麗?樹林裡很靜,沒有聽到聲音。我把籃子放下,坐在草地上,耐心等待。心想他們一定會從樹林出來,經過這條小路,回他們的住處。

東等西等,等了很久,不見他們出來。我有點不耐煩了,站起身,跑到那棵樹下,人早就不見了。樹下的草叢,凌亂不堪,包糖果的金色,銀色錫紙,衛生紙,到處都是。我失望地回到原地,提起籃子,往山坡上走。


(2)

遠遠聽見廚房傳來剁肉的聲音,不知道桃在煮什麼大菜?
進入屋裡才知道,晚上有一個 Potluck Dinner,就是每一家準備一盤菜,大家聚餐,每個月底舉行一次。

桃準備做義大利式釀青椒,十個如碗一般大的青椒,裡面塞洋蔥,碎牛肉,芹菜,米飯,蕃茄汁,然後放進烤箱去烤。與中國式的釀青椒不同,前者比較粗糙平凡,後者比較精緻細膩。中國式的釀青椒裡面的餡是用鮮蝦,香菇,碎豬肉,,,等名貴的材料,而且青椒很小。

我問桃:『八十多家人的聚餐,十個釀青椒怎麼夠吃?』
桃回答:『八十多家人有八十多道菜,不一定每個人都要吃你的釀青椒。』
Potluck Dinner 的原則,是每家只要準備自己的份,不是準備八十多家人的份,大家交換吃,實在是一種簡易方便的聚餐方式。

聚餐的地點是在康樂中心的游泳池畔。
我們很早到達,幫忙把桌椅搬出來,把餐具,紙盤,紙巾,刀叉排好。

我看見中治和麗麗一同進來,麗麗的手挽著中治手臂,兩人表現得非常甜蜜親熱。

麗麗的頭髮很長,捲捲曲曲,深粽色近乎黑色,不管怎麼看都覺得顏色和中午在樹林裡所見的不同,也許是光線的關係,白天陽光的照射和晚上日光燈的照射,顏色會有差別。麗麗今年四十歲左右,身體呈現中年婦人的豐腴,但曲線凹凸分明,和同年齡的婦人相比,她仍具有相當的誘惑力。

中治今天滿面春風,得意洋洋,光禿禿的頭頂在燈光的照耀下,油光滑亮。他一看見人就堆起笑容,大聲打招呼,心情非常愉快。


(3)

食物分成三檯,飲料檯,甜點和沙拉檯,肉類和熱菜檯,這樣把食物分散,可以避免取菜時擁癠。

飲料有可樂,七起,橘子汁,蘋果汁,熱茶,咖啡,,,。甜點有起士蛋糕,牛油蛋糕,蘋果排,巧克力蛋糕,布丁,冰淇淋,,,。沙拉有青菜沙拉,馬鈴薯沙拉,水果沙拉,還有各色各樣的起士。肉類和熱菜更是玲瑯滿目,多得不甚枚舉。

大家盡情吃喝,談天說笑,高興得不得了。

泳池的對岸,雷明獨自一人站著,我跑過去和他說話:『雷明,你今天帶什麼菜來?』
『,,,』雷明沒有回應,我發現他心不在焉,眼睛訂著大門口。我順著他的視線望去,看見海倫太太正領著白蓮進來,手裡捧著一大盤食物。白蓮羞人答答地緊跟在海倫太太的後面。她籤細的身材,潔靜細嫩的肌膚,站在人堆裡,顯得清新脫 俗。

『雷明,你的耳朵聾了,我說話你聽見沒有!』我大聲的叫著。
『啊!對不起,妳說什麼?』他回過頭來,有點歉意。
『我說你今天帶什麼菜來?我想嘗嘗看。』
『我沒帶菜,我是來白吃的,不過我帶來幾瓶飲料。』說完眼睛又望向那邊。
這時我看見鄰居文太太,站在甜點檯的前面,我借故走開,便對雷明說:『我有事要找文太太。』說完便走了。

文太太烤了五盤香噴噴的蘋果排,一盤切成八塊,總共四十塊。她烤的 蛋糕,水果排,餅乾是出了名的,如果不先下手為強,等一下就沒有了。我拿了一塊,就在旁邊狼吞虎曣,大吃起來。
『別緊張,我在家裡留了一盤是給妳和桃的。』文太太在我的耳邊悄悄 地說。
『真的嗎?聚餐完畢,我就到妳家去拿囉。』我不客氣的說。

蘋果排真的不同凡響,外面的皮蘇脆,裡面的蘋果軟而不綿,甜而不膩 ,好吃極了。吃完了蘋果排,我和文太太到肉類熱食檯去領取食物。

肉類熱食檯前大擺長龍,擠滿了人,我門排在隊伍的後面,拿著紙盤耐心等待。

海倫太太帶著白蓮走過來,排在我們的後面。

『海倫太太,妳為什麼很久都不來看我?』文太太問。
『最近實在太忙了,過一陣我忙完了,一定去找妳聊天,妳可要準備巧 克力蛋糕,櫻桃排來招待我啊!』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吱吱喳喳說個不停,我和白蓮站在一旁插不上嘴, 只好乖乖地聽她們說話。

好不容易輪到我們了。
白蓮捧著盤子,彎下身,小心翼翼選擇她喜愛的食物,她夾起一塊雞腿 放在盤子上。 就在這時,我看見一條細細的草,雜在她的頭髮間,心裡一震,想起了樹林中的一幕。

我覺得自己在疑神疑鬼。 那女人不可能是白蓮,白蓮只有十三歲,還是個小孩,而且是個低能兒。 白蓮常常在山林中玩耍,在草地上躺徉,身上,頭上都可能黏著樹葉和雜草。

整個聚會,我都不能安心吃喝,腦海裡總是浮現樹林中的一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