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 林 文 學 網 站
(www.chinling.com)
Chinese Literature Site - Chinese Novel, Essay, Short Story, Joke...


美麗的白蓮
(作者:廖倩玲)

(1)

一早起來,看見幾縷煙霧在窗口附近飄蕩,以為是鄰居正在煮早餐所冒出來的炊煙。但,看清楚了,原來不是炊煙而是雲霧,離我這麼近,幾乎伸手可及。
雲霧在屋子四周徘迴,縈繞,飄渺,閒蕩,,,。
一會兒,太陽出來了,雲霧漸漸擴散,淡簿,遠去,終於完全消失。

這時,雷明興高彩烈的跑來,嘴裡嚷著:『我知道她的名字,我知道她是誰家的女兒。』
『真的嗎?快說,快說,』我催促著。
『她的名字叫白蓮,是海倫太太的乾女兒。』雷明說話時眼裡閃著星光。
『海倫太太的乾女兒?!』我非常驚訝:『從來沒聽人說過,也沒人見過!不可能!』
『白蓮是和妳們同一天搬進來的。聽說幾年前白蓮和她的父母曾經住在海倫營。』
『現在她的父母呢?』我問。
『她的父母已經離婚,母親改嫁,白蓮歸父親扶養,但她的父親是一家藥廠的經理,平常工作應酬煩忙,無暇管教白蓮。所以交托給海倫太太養育。』雷明說。
隔了很久,雷明透露這消息:『白蓮是低能兒。』
白蓮是低能兒?!令人難以相信,想起那天她含羞帶嬌向我打招呼的樣子,看起來是個正常的十三歲少女。
「白蓮是低能兒」與「白蓮是海倫太太的乾女兒」,同樣令人感到驚訝。


(2)

吃過午飯,我和桃到圖書館去,不是去看書,而是去當義工。
除了我和桃之外,還有四位年青人參加。

我們的工作是把圖書館儲藏室裡,堆積如山,陳年累月的舊報紙清除整理。由於地方有限,所有的報紙只保留五年,五年以上的報紙,全部丟掉,報紙丟棄之前必須過目一下,有價值的新聞,尤其跟當地有關的新聞,用 MIRCOFICHE
的機器縮影下來,永遠保存。MIRCOFICHE 的底片,一張長四寸,寬六寸,裡面分成四十九個小格子,每一格可以儲存一頁的報紙,換句話說,一張底片可以容納四十九頁的報紙,這種儲存方法,的確節省很多空間。

剛開始一共有六個人工作,做了幾天,六個人剩下四個人,再過幾天,四個人剩下兩個人。
那四位年輕人,真是名乎其實的「新打糞缸三日新」,剛開始第一天,興致勃勃,做得很起勁,第二天覺得無聊吃力,幾天以後乾脆不來了。
結果所有的工作都由桃和我來承擔。兩人一吃完午飯就到圖書館去,整個下午蹲在儲藏室裡檢查,過目,搬運,攝影,整理,,,一直到黃昏才回家。今天桃先走,因為她要去找海倫太太交代一些事情,所以只剩下我一個人在工作。


(3)

工作完畢,我從圖書館出來,經過游泳池,池畔還有七八個人,或躺或坐在仰椅上。
游泳池裡,只有白蓮一人,她躺在一隻紅白相間的橡皮圈上,頭向後仰,金黃色的長髮散落在水中,像水藻一般在水裡飄蕩。她的手和腳浸在水裡。眼睛閉著,任由橡皮圈在水中蕩漾。她那美麗的輪廓,潔白的肌膚,悠閒清純的模樣,深深地吸引著我。我在池畔駐足,不想立刻離開。

我猛然發現,雷明也在泳池的對岸,坐在一張仰椅上,目不轉睛地望著白蓮。我向他招手,沒有回應,好像根本看不見我,也許太專注了。

這時,白蓮張開眼睛,把橡皮圈划向池邊,爬上岸來。她帶著濕濡濡的身體,在我旁邊的仰椅上坐下,用一條毛巾擦乾身體。接著她從手提袋裡掏出一顆精緻名貴的巧克力糖,剝開金色的錫紙,放進口裡,咬了一口,細細咀嚼,然後自言自語:『唔,好好吃啊!』
她發現我在注意她,把拿著糖果的手一伸,問:『你要不要吃一口?』
說話口氣天真無邪,表情幼稚可愛,像六,七歲的小女孩,不像十三歲的少女。我想起來了,雷明說過:『白蓮是個低能兒。』
我搖搖頭:『不,謝謝。』接著又問:『那麼名貴的巧克力糖是誰買給妳吃的?』
『我不能說,說了就沒有糖果吃了。』她搖著手掌。
『我知道,一定是海倫太太買給你吃的。』
『不,不是她,我不能說。』她猛搖頭,說著離開坐位,跳進泳池去。

夕陽西下,把樹影拉得長長,我踩著樹影,離開游泳池,往山坡下走。

.